第二六七章 大義求證、反擾其主

作者:逢不識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山海橫流最新章節第二六七章 大義求證、反擾其主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亂清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隋末我為王
世有赤兔,紅若丹朱,鋼矛無鑄,將驚萬古。

    當今大唐天下,赤兔鋼矛,幾乎就快成了懷化大將軍朱璃的標志了。

    以赤兔、朱璃之間,那種心有靈犀一般的感應,朱璃即將遠行,又怎么能夠,瞞得過鬼精似的赤兔呢?

    感應到朱璃即將遠行,好像還不打算帶它一起去,赤兔那幾天可費了不少勁。

    它就像突然變了一副脾性似的,瞬間化身小“馬”精,朱璃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幾乎寸步不離,甚至朱璃休息的時候,它都不愿意離開。

    無奈之下,朱璃只好帶上。

    不過在臨行前,將它精心修飾了一番,從外表上看,若不是相馬行家,大部分人,只能看出這是一匹異常神俊的良駒,卻無法認出這就是曠世難尋的赤兔。

    可眼下,這個周然,那盯著赤兔一副垂涎欲滴的神情,又怎么可能沒有起朱璃的注意呢?

    “周轱轆,不得無禮,你可知道,你現在有可能在向誰說話嗎?”對于周然的無禮,朱璃尚不在意,可一臉肅然的舒賀,卻突然轉頭,嚴厲地向著周然訓斥道。

    不過,說來也奇怪,看上去一副五大三粗、毛糙火爆的周然,一聽舒賀的斥責,就立刻轉過頭來,一臉懵懵地問道:“姑祖父,難道這小黑子,還有什么來頭不成?”

    一聽周然對舒賀的稱呼,朱璃就不奇怪了,人家是親戚啊;可這個“小黑子”的稱呼,是在說自己的嗎?

    朱璃不禁打量了下自己,一番打量后,神情不免訕訕,那望向周然的神情,就十分古怪了起來。

    生平第一次被人稱為小黑子,心中難免怪異,不過以他現在的賣相,確實黑得可以,即便和周德威相比,也毫不遜色。

    舒賀聞言,瞪了他一眼,這才意味深長地道:“轱轆,以你的相馬天賦,難道還看不這匹神駒的來歷嗎?”

    “昂嘶嘶”

    被周然色瞇瞇的盯著,赤兔突然炸毛了,對著周然就是一聲長嘶,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赤兔馬的怒意,以及舒賀的提示,讓周然終于恢復了正常,一旦正常起來的周然,整個人瞬間變得肅穆、莊重了起來。

    這一刻,似乎有一道神光灑落,盈盈灑落在對方的臉上,讓這個看起來好似小牛犢子一樣的青年,洋溢出了一絲神棍似的神采。

    只聽他滿臉認真地道:“這匹神駒,雖然被人精心修飾過;但鼻頭凸出,形若玉兔,四肢強健、體量雄異,再加上它一身艷紅如火的毛色,雙眸慧黠、猶如靈童,我周轱轆可以確定,這絕對是一匹馬中絕品,萬馬之王。”

    “而且是一匹不世出的神駒,歷史上,這樣的神駒只在三國時出現過一次。”說道這里,周然那種色瞇瞇的神態,不由自主地又顯露了出來,那望向赤兔的眼神,滿滿的都是渴望。

    這個胖子,真不簡單,朱璃不禁暗暗慨嘆道。

    從對方的言行,朱璃不難看出,這是一個伯樂似的相馬名家,他對赤兔修飾得那么好,竟然還是被對方一眼看穿了,看來,這個世界上,除了馬屁不穿外,任何

    假象都有穿幫的那一天。

    “哈哈哈,轱轆,既然你看出這是一匹曠世難尋的赤兔寶馬,難道就沒想到什么嗎?”舒賀目光灼灼地看向朱璃,大聲向著周然笑問道。

    “我是有一些想法。”聽到姑祖父的詢問,周然再次收回了投向赤兔的目光,神情有些忸怩,堂堂大男兒,竟然給人一種大姑娘害羞的感覺。

    “想到什么?”舒賀轉過頭,瞥了他一眼,只是一看對方這副神情,這位老人家,突然就覺得,對方的回答,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的。

    “姑祖父老人家,侄孫再想,要是這位壯士,突然腦子進水了,將赤兔送給了我,那該多好啊?”雖然忸怩,但長輩相詢,周然自然不敢隱瞞,還是一臉憧憬地將心里話說了出來。

    “噗......”

    聽到這個回答,不但老當益壯的舒賀、王僉沒忍住,就連一臉肅然的折嗣倫也突然噴了出來。

    見到一向被自己尊重的三人,突然滿臉漲紅的樣子,周然滿臉茫然,進而又委屈無比。

    即便是在旁邊看著這一幕的朱璃和董凝陽二人,聽到周然的囈語,都不得不感嘆這家伙的異想天開。

    夢想朱璃腦子進水,將赤兔送給他,這家伙到底睡醒了沒有?

    片刻之后,緩過勁來的舒賀,才大喝一聲,佯怒道:“混賬,這種混賬話你也敢說出來,真是氣煞老夫。”

    不過這老家伙,雖然口中訓斥侄孫,卻還不忘偷眼觀察一下朱璃的神情。

    一見朱璃只是訝異地看了周然一眼,神情并無不悅之色,他這才放下心來,抬起頭來,再次一瞬不瞬地直視著朱璃,好似教導周然似的道:“當今天下,擁有赤兔馬的大將,老夫只聽說一人,那人就是懷化大將軍朱璃。”

    折嗣倫、王僉、甚至是周然,一聽朱璃之名,立刻神情一震,刷的一下,全都向著朱璃立身的方向看了過來,眼中盡是一片敬重、和期翼之色。

    而見到這一幕的朱璃,心下卻是一凜。

    他這次南下入川,可是故意隱藏身份的,若是因為一次,故意根李克用搗蛋的關系,就暴露了身份,那實在是得不償失,更是后果不堪設想。

    無論怎么說,尉遲槿才是他最關心的,不過雖然擔心,朱璃的神情,卻依舊十分淡定,眼中甚至一絲漣漪都沒有暴露。

    可他這番神情,看在舒賀的眼中,讓這位老將更加認定一件事,他面前的這個灰不溜秋的青年,極有可能就是他們,這次北上投奔的目標,河朔之主朱璃。

    只聽他繼續道:“這位壯士,曲陽城中直面李克用,戲言冷懟,令老夫等人佩服不已,不知壯士可否見告,你的這匹赤兔馬到底是怎么來的呢?”

    舒賀的直接詢問,讓朱璃意識到赤兔馬的身份,肯定是捂不住了,因此,不答反問,冷冷地道:“四位這般火急火燎地追上在下,橫加阻攔,莫非就是為了赤兔?”

    聞聽朱璃的垂詢,折嗣倫一臉肅然地拱手道:“壯士見諒,在曲陽城中,周兄識破了赤兔的身份;而舒公卻推測,像赤兔馬這樣的神駒,數百年都難得

    現世一次,天下間竟然同時出現兩匹的可能性,極其渺茫,所以,我們對壯士的身份,有些好奇。”

    “好奇?”朱璃神情,顯現出一絲凝重,若是他猜測不錯的話,對方顯然對他的身份,有了懷疑。

    不過也難怪,有史記載的名駒中,赤兔馬僅僅出現過一次,就是三國時,由董卓獲得,后經呂布、關羽二主的那匹。

    可能有人會說,祝融夫人不是也有一匹赤兔嗎?

    不錯,祝融夫人是有一匹赤兔,不過她的那匹,可不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赤兔馬,而是卷毛赤兔,雖然只多了“卷毛”二字,但二者之間的差別,何止萬里。

    毫無疑問,朱璃的赤兔馬,是真正的赤兔馬,和那匹整整跨越三國一個時代的赤兔,是同一個品種,這種赤兔馬舉世罕見,因為赤兔馬,舒賀由此懷疑朱璃的身份,就不奇怪了。

    “不錯。”壯若老羆的王僉,一臉嚴肅地回應道,繼而只見他虎眸微瞇,森然地開口道:“這匹赤兔馬,整個天下,也只有懷化大將軍那樣的英雄,才配擁有。”

    “若是有雞鳴狗盜之輩,用那下作手段,竊據赤兔,老夫即便同意,老夫挎下的長刀,可絕不會同意。”王僉說得凜然果毅,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此言一出,折嗣倫、舒賀、包括行事有點毛躁的周然,盡皆一臉肅穆,望向朱璃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

    顯然今天,他們一定要確定朱璃的身份不可,若朱璃不是赤兔馬的主人,雙方極有可能,要做過一場才能罷休。

    這無來由的一幕,讓朱璃突然愣住了。

    這是什么情況,王僉這么說,確實耐人尋味。

    也許,在對方想來,如果朱璃不是他們心目中的懷化大將軍,那肯定就是毛賊了。

    這就好比后世的某個大明星,為了避人耳目,喬裝打扮一番,準備開車去某地辦件急事。

    結果半途被他的粉絲撞見了,對方從車牌號上認出了車輛的歸屬,硬是指認這位明星,就是一個偷車賊一樣,可想而知,碰到這樣的情況,那位明星的內心,是崩潰呢,還是感動呢?

    這無厘頭的一幕,就連坐在馬車上的董凝陽,都不禁以手扶額,一陣頭疼起來,更不要說朱璃了。

    從對方的話語中,不難看出,這四人對朱璃非常敬重,這才追出城來,確定一番的,若是朱璃現在揍了他們一頓,心里難免虧的慌。

    就在朱璃神情猶豫之際,毛糙的周然突然吆喝道:“喂,小黑子,在周哥哥的面前,就不要躲躲藏藏的了,周哥哥的這雙招子,可是雪亮得很。”

    “看你一副賊頭賊腦的模樣,肯定不是當將軍的料吧,趕緊痛痛快快承認吧,周哥哥也不會拿你怎么樣,頂多就是收繳了赤兔后,揍你一頓,也好讓你長長記性。”

    這混蛋,竟然還想揍自己,朱璃哭笑不得,看著對方那雙不懷好意的眼神,朱璃朗然道:“諸位好漢,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這里可是曲陽城外,不論朱璃如何處理眼前的情況,都不方便,換個地方,避開河東軍的眼線最好。
熱門小說推薦: 日不落盛唐 沉魚策 三國新馬超 將軍伶 躍馬大唐(合作) 諸神三卷 奮斗在古代 天策大明 治世小商人 漢末烽煙 狐妖與寶藏 秦臣 世有辛夷花,折枝為君嫁 玉謀 執手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