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留一分希望

作者:二月春風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舊城暮色遲最新章節第六十四章 留一分希望
熱門小說推薦: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
孟家人聽此番話,才覺一向寡言少語的思卿早已經將事情想得如此透徹,在他們眼里,這“肺腑之言”應足夠讓賀楚書“知難而退”。

    然而,賀楚書心里明了,此話有理有據,獨獨沒有情感。

    但凡能用道理講明白的,就不是什么麻煩事,可是人們最復雜的,最難辦的,是道理之中還有情感摻雜。

    思卿將情感挑出來,只講道理,無外乎兩個原因,一是對他毫無感情,避之不談是給他面子,不叫他傷心,二,退一步說,她對他有情,但內心里有倫常約束,那避之不談就是不叫自己傷心。

    賀楚書很想給自己貼貼金去想第二種可能,但他的理智告訴他應偏向第一種,何況,他是寧愿自己傷心,也不想讓她傷心的。

    于是他慢慢走到思卿的面前,看著那個怯怯的,總是低著頭的女子,她一皺眉,他就覺得自己大錯特錯了。

    他道:“好,我聽你的。”

    這話又叫滿廳安靜了一會兒。

    思卿猜得到他不會強求,但她仍然不敢抬頭,假如對面是一個整日與她打打鬧鬧的人,她此刻還能輕松自在,想著興許往后還能做好朋友。

    可是面對他,卻有著莫名的壓迫感。

    “今日之事,就此作罷。”賀楚書又道。

    此時孟宏憲松了一口氣,心想早應該讓思卿自己來,也免去這么多麻煩。

    “但瓷藝社才剛起步,我仍希望,用僅有能力,盡綿薄之力。”賀楚書繼續說。

    思卿一怔,這是出乎她意料的,她想著諸如賀楚書這般秉性,應當會立刻離開才是。

    她不明白,雖言明放手,但不愿意離開的人,心里一定是還存著希冀的。

    她不知道往后要怎么面對他,又覺緊張起來,可瓷藝社的成立,他付出的最多,她沒資格叫他離開。

    躊躇間,卻聽孟宏憲道:“先生氣節讓為兄佩服,你還愿意留下來,實在是孟家的榮幸!”

    一句客套話,允了賀楚書不走。

    孟宏憲明明在很早以前曾動過請賀楚書離開的心思,但現在他沒來由感動起來,在他看來,孟家這么不給他面子,他還愿意留下來幫忙,這是多么高尚的情懷,多么寬廣的胸懷,既如此,還有什么理由拒絕呢?

    不但不能拒絕,還得表現出更歡迎的接納來,這才不會讓賀楚書有損顏面。

    賀楚書聽罷,向他點頭:“也是我的榮幸!”

    第二天,他仍出現在瓷藝社里。

    和往常一樣做事,中途還召集了幾人開會,氣定神閑,舉止言談沒有任何不同。

    而關于此事,幾個人心照不宣的只字不提,權當什么也不知道。

    但也有虎的,比如說翁絨絨。

    她趴在桌子上,一臉獵奇地問:“賀先生,你竟然答應入贅,你到底是真喜歡思卿,還只是想跟孟家聯姻啊?”

    這話剛說完,頭上被沈薇敲了一下,沈薇朝賀楚書尷尬地笑了笑,然后一把拖著翁絨絨跑了。

    賀楚書在會議廳,還能聽見后廳沈薇斥責的聲音,而翁絨絨似乎不大服氣,與她頂著嘴,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熱鬧。

    坐在桌前的賀楚書在這“竊竊私語”地吵鬧中,回味方才的問話,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來。

    當然不是問題本身,真喜歡思卿還是看上了孟家家世,這個問題根本不用回答,但他疏爾想到,此婚姻一事,為何從頭到尾都要約束在孟家呢?

    他們是不是可以跳出孟家,用完全自由的身份來看待此事?

    如果是自由的,哪里都是容身之處,沒有什么入贅一說,就沒有放棄畫壇的必要,也不會讓她招來罵名,那樣的話,問題是不是都解決了?

    他還是準許給自己一道希望,于是靜坐在廳里,等待著那個姑娘的到來。

    等待期間,瓷藝社人來人往,有好多人在門外探頭張望,卻不進來。

    沈薇好奇走到門外,看他們衣著打扮,不是附近婦孺百姓,應是城內的文人學士,但也不像是要來談生意的。

    她納悶道:“你們干什么呢?”

    “我們來一睹孟四小姐的芳容啊。”站在最前面的一小哥回答,“能讓堂堂賀先生要屈尊入贅,這孟小姐一定是國色天香!”

    沈薇沒好氣白了他們一眼,冷冷道:“怎的,賀先生在你們眼中,就是只看樣貌的膚淺之人?”

    “這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那小哥笑了笑,“我就不信了,倘若孟小姐不美,賀先生會這般著迷,放下身段要入贅不說,還甘心一直守在這么個小地方?”

    “你讀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吧,美不美有什么要緊,一個人的能力和魅力,跟她的相貌有關系嗎,你們男人眼里只看到女子的相貌嗎,把女人當什么了?”沈薇被這話激怒,要是手上有一盆水,只怕立刻要沖著說話之人頭頂潑上去了。

    她吼完,“啪”的一聲關上門,憤憤走回來嚷著:“今兒生意不做算了。”

    走回廳里,但見賀楚書一言不發,她心煩氣躁,不想再避諱,嘆了口氣道:“賀先生,我實話實說,您有點沖動了。”

    賀楚書抬頭:“你覺得……我這樣做很不對,是么?”

    “感情是您的自由,您喜歡誰都沒有不對,但……誰知道會有這么大的影響啊,不單單是我覺得您沖動,社里幾個人其實都有這種想法,而且……四顧軒那邊早就炸開鍋了,都是質疑您的,相信您也看了,還有,您再瞧瞧,外面那些號稱文化人的,都擠在門口等著看熱鬧呢。”

    她說著想了想,又道:“孟家也都是反對的吧?”

    提及孟家,又觸及了賀楚書剛才思索的點,他立刻堅定下來:“只要有一人支持,我就不是孤立無援,我不管外人怎樣反對。”

    “那好吧。”沈薇深深一嘆,左右此事跟她沒關系,她起身望了望窗外,已經快晌午了,思卿還沒來,不知在做什么。

    孟宅后院里,思卿什么也沒做。

    她還沒想好怎樣面對賀楚書,先躲著了事。

    懷安上衙門之前來找她一并走,她躊躇了一會兒,還是決定今日不出去了。

    懷安看出她的為難,搬了椅子坐在她對面,慢條斯理地說:“你要是對老師無意,已經回絕了,按理說,應該心無旁騖光明正大才是,怎么躲躲閃閃像是做賊了一般,而你若是有意,那就不應該回絕啊?”

    思卿是想聽他一些意見,但明知聽他說話一定會失望的。

    她想,他為什么不問問,她到底對賀先生是什么感情,她有沒有心中存著其他人呢?

    可他只會站在客觀的角度來說話。

    這是他的身份所在,又無可厚非。

    沉默間,懷安又道:“既然回絕了,為何又不敢見他,難道說,你其實對他是有意的?”

    還是問了她想聽的話,她便順勢半玩笑回問:“那你覺得呢?”

    “我……我不知你是何樣情感,但老師已經是我見過的最好人選了,可惜可惜……”

    她的笑容漸消,怔怔盯著他。

    卻聽他在繼續說:“可惜可惜,若你們真成了,我是不是得叫你一聲師母,這……不是占我便宜嗎,哼!”

    思卿心里一輕,被這話逗笑了。

    懷安見她笑了,便道:“你這樣躲著也不是事兒啊,早晚得見著的,且不管你是什么感情,既然已經回絕了,那些個顧慮啊擔憂啊也別放在心上了,就當做什么都沒發生唄!”

    此話讓思卿恍然大悟,是啊,她的不敢面對,都源于此事引起的顧慮,諸如相見時的尷尬氣氛,諸如旁人對賀先生的指指點點,可是,只要從心里把他完全放掉,什么都不想,不就好了么?

    聽聞賀先生早早地去了瓷藝社,想必他已經毫無顧慮了,他既坦坦蕩蕩,她又有何難以釋懷呢?

    在懷安一席話后,思卿終于鼓足勇氣來到了瓷藝社。

    社外簇擁的人群們總算散去了,剩余三三兩兩的,見到她相互議論一番,大抵是把她想成了天仙下凡,期望太高,見著人了,雖沒失望,但也不至于驚呼尖叫。

    于是他們小聲談論,沒有入了思卿的耳朵,也好免去她又一番煩雜心絮。

    原準備好了一如往常的微笑,跟那坐在會議廳里的人打招呼,但那人回首,卻忽道:“倘若你沒有生在孟家,是否會接受我?”

    這話讓思卿打定的勇氣瞬間散去。

    不是說全當沒發生過嗎,他怎么還在提?

    她愣了楞,半晌后,支吾道:“可是……沒有這個如果。”

    “你是個獨立的人,若你不想與孟家有關系,就可以沒有。”

    就好像五小姐孟思亦一樣,再不受約束,她要的愛情,她要的名譽,毫無阻礙。

    可思卿不肖思量,還是搖搖頭:“我在意的人在孟家。”

    “你在意孟家,孟家何曾在意你?”賀楚書并未聽得懂她此話真正含義,他一時氣惱,脫口而出斥責了回去。

    而說完后,才發現,自己做了罪人,罪在逼著她背離家門。

    他平定心情,深吸口氣,終于還是緩聲道:“對不起,你就當我……什么都沒說吧,先前的事情,全都當做沒有發生過。”

    他開口道歉,說的正是她所想的。

    至此,此事才算真正過去了。

    但他還是說:“我希望留在瓷藝社。”

    仍然給自己留了個希望,畢竟心里的情愫,哪里能那么輕易越過?

    思卿道:“好。”

    這聲“好”之后,才真正敢面對他,一如從前。

    喜歡舊城暮色遲請大家收藏:()舊城暮色遲53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熱門小說推薦: 等雨停停 學院狩獵 贅婿系統 成首富從躺著開始 突然成仙了怎么辦 職場新貴 重生之天下我有 與衰神同行 雷之禍 創意游戲之王 婚深幾許:前夫不愛請放手 自力更生12上班 封神聊天群 天才雙寶:傲嬌前妻抱回家 機長大人要表白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