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巫教的夜

作者:庸小魚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小道友之紅山巫書最新章節第四十五章 巫教的夜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靜月歸教后,在巫教中便是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以真主朱真為首、兩位大護法青翠與靜月,三人中只平一人實力也可稱霸一方,從而神秘的黑巫術便是再一次重現與世。

    雖然說這道術源于巫書,但大多數的神秘巫書早失傳已久,像紅山巫書這樣,乃上古地書從地獄冥界流傳而出,若是讓邪惡之人習得去,不可避免再次出現一些像靜平這樣十惡不赦之人,還好靜月是個心性善良的女孩子,但愿她不要續走母路,保持初心,合理使用巫法,造福蒼生。

    在巫教中,真主朱真下午是帶著靜月四處走了走,并講述巫教歷史,告知巫教相關事宜,二人最后來到巫教屋頂的一處平臺,這里很高,放眼望去,巫教的美景盡收眼底,在平臺旁的木椅上,朱真問道靜月:“靜月,這若大的巫教,你覺得怎樣?”

    靜月雖然聰穎,但真主內心發出的話,實難領會,靜月說道:“我覺得很好啊,很壯觀,很漂亮。”

    真主深知靜月未領會自己之意,便又說道:“雖說我得到了巫教,得到了權利,但我卻是不覺得它壯觀,它漂亮,久而久之后,我更覺得這里更向牢籠,無時無刻不在束縛這我。”

    真主之意是想告知靜月, 即便有一天你想謀反,得到了巫教的一切,但最終也會走向我今天的地步。

    只見靜月她似懂非懂,看著真主笑了笑,朱真也未再提起此事,便是問道:“靜月,你也是女真族人氏吧。”

    “真主,這我還真不知曉,若我母親是女真族人氏,我應該也是吧!”朱真聽靜月如此說,估計靜月她自己是真不知曉,想想那靜平將女兒隱藏頗深,估計是不想讓靜月卷入這場風波,看來這靜月連自己的父親可能都不知是何人!

    當晚朱真請水曉星與靜月吃過晚飯后,二人是一同在巫教住下,然而一件搞笑的事情發生了,朱真以為二人已經想好,便是特意給二人安排了一間很大的客房,屋內裝潢極其奢華,正中間是一張大床,水曉星是隨意坐在了床邊,本以為這是為新月準備的房間,到也沒多想,見服侍小丫鬟準備離開,便是問道小丫鬟:“小姑娘慢走,請問我的房間那?”

    小丫鬟轉過身來看了看水曉星,她羞澀的笑了笑,說道:“這就是你倆的房間呀。”

    “啥?我倆的房間?哎小姑娘,你搞錯了吧!”水曉星詫異道。

    那小丫鬟年紀雖小,但做事比較認真,她還不知眼前二人是申江巫教教主與巫教大護法,所以說話是很直接一些,她說道:“您放心,不會錯的,真主大人特意囑咐我說,要找一間巫教中最豪華最大的房間給你們二人住。”

    說的水曉星是一頭霧水,他回道“給我們二人住,哎我說……”遲疑間,還未等水曉星的話說完,那小丫鬟便已跑了出去。

    水曉星起身追到門口,可那小丫鬟早已不見了蹤影,這巫教中高手如云,神鬼莫測,無奈下水曉星只好走了回來,他看了看新月,問道:“新月,你說這可咋辦啊?”

    新月能有啥辦法,只是笑了笑說道:“看來曉星哥你只能在這將就一夜吧,只要你不做出什么過格的事,那害怕別人說出去呀。”

    水曉星找了一個凳子先坐了下來,心想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嘛,今晚就在這凳子上對付一宿吧,于是對新月說道:“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這巫教人行蹤還真是詭秘,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

    新月是走到了窗邊,看著巫教的夜景,這窗子非常的大,幾乎是可以看得到半邊巫教的景色,可見那小丫鬟還是很會辦事的。

    新月轉過身子,靠在了窗沿邊說道:“曉星哥,我感覺自己像在做夢一樣,本以為這次前來是兇多吉少,卻沒想到自己還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巫教的大護法,這一切感覺好奇怪啊!”

    “是啊新月!這樣不是很好嘛,把多年的仇怨都化解開了。”接著水曉星又嬉笑著說道:“我說大護法,那今后是不是就不殺我啦!”

    新月往前走了幾步,她說道:“那可不一定,那得看你對我咋樣了,要是惹怒了我,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那好吧!那就祝月大小姐天天開開心心的,好讓我多活幾年。”水曉星說道。

    新月是慢慢的從悲傷中解脫了出來,見她是脫下鞋子,走上了床,身前還抱起一個超大的抱枕,她的頭擔在了抱枕上,莫名奇怪的看著水曉星。

    水曉星看新月那情形,估計是要睡覺了,但畢竟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新月也是沒有脫去自己的衣服。

    新月見水曉星自己在地上可憐巴巴的樣子,那是笑著說道:“要不曉星哥,你也上床來睡吧,不過中間要放一碗水,這樣你就不會動手動腳的了。”

    水曉星看了看凳子,蜷著腿也是難受,可又想那也沒辦法,他說道:“我還是在這里對付一宿得了。”

    “曉星哥,這間屋子這么大,你自己愿意在哪里睡,我可管不著,”新月偷笑著。

    “反正明天大家都會誤認為咱倆是在一起睡的,哎!真不知真主是怎么想的,難道是地方習俗如此?”

    想想新月說的還真有道理,委曲求全結果也是一樣被誤會,水曉星起身四下看了看,這里還真沒有碗,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倒了一杯水,端起水杯就跑到床上去了,他還將水杯放到了床的中間,說道:“反正也是被誤會了,你看這水杯我可放好了啊,于是便躺在了床上。”

    新月瞧了一眼曉星哥,問道:“你是不是沒跟過女孩子在一張床睡過啊?”

    水曉星仰著頭,說道:“那是當然的啦,很小我就和母親分開住了,平時我都是自己一個人睡。”

    “襖!是這樣啊,時間不早了,我也睡覺了,做了小半天的車,還真蠻累的。”新月說過話后,便是轉到一旁,躺了下去,

    夜里水曉星是怎么都睡不著,與女孩子一起實在有些不太習慣,平時自己放蕩不羈管了,每次睡覺都是脫掉上衣,這穿著衣服肯定是更難以入睡,他是偷偷借著月光看了眼新月,發現新月已經睡熟,那是心想反正新月都睡了,還是脫掉自己的上衣吧,晚上新月也是看不見,脫去上衣后的水曉星,翻了幾次身,便是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早,水曉星醒的比較早,是由于他曾經都是凌晨三點起床學習道術的原因,到了念高中不跟師父學習道術之后,便是改到了凌晨五點起床,而平常人大約都在六點鐘才會被鬧鈴聲吵醒,這醒來的水曉星可是被眼前看見的一切驚呆了,中間放的水杯已然不見一滴水,水杯安靜的躺在床上,而自己卻是抱著新月在睡,水曉星是輕輕的拍了一下額頭,心想糟了!該不會昨天晚上發生什么事情了吧!

    水曉星本想偷偷的往回動了動,不料這個時候的新月似乎已經醒來,她是瞇著眼睛,耍賴著說道:“去去去,小白,別耽誤我睡覺,一邊玩去,乖。”其實新月還以為自己睡在臨江的家中呢,小白就是她養的一只小黑貓,只是名字讓人聽著很怪異!

    水曉星壓低了呼吸聲是又動了一下,新月這才緩緩睜開雙眼,“啊!”的一聲,是瞬間被曉星哥嚇了一跳,她吃驚的看著水曉星,于是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說道:“曉星哥?你怎會在我的床上?你做什么了?”

    水曉星尷尬的笑了笑,摸了摸后腦勺說道:“新月,這里是巫教,你忘記啦,我平時睡覺也不太老實,總是夢里亂動,沒想到早上起來居然跑到你這邊來了,這不是怕把你吵醒所以才一點一點的挪動,想回到我那邊去嘛。”

    新月皺著眉頭想了想,眼神詭異的看著曉星哥,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水杯,說道:“那水杯都撒了,你又竄到我這邊來了,難道你對我?”

    新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衣服并沒有什么很大的變化,只是肩上的袖口脫落了下來。”新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見曉星哥是光著膀子后,新月的眼神便更加詭異,她咬了兩下嘴唇不知思考些什么,突然她又問道:“你的衣服呢?”

    以防誤會,水曉星急忙解釋道:“哎!昨天夜里怎么也睡不著,平時自己放蕩慣了,在宿舍都是不穿上衣睡覺的,所以在夜里你睡熟了,我就把衣服脫了,而且按科學角度將,脫衣服睡覺也會緩解疲勞。”

    “我睡熟了?在夜里?”新月驚訝的問道。

    水曉星是頓時明白新月她在想些什么,那是急忙的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不以為等你睡熟了之后就啥都不知道了,啥都看不見了嗎!”

    “我看不見了……”新月驚恐的問道。

    總之水曉星那是越描越黑,自己的這些舉動,著實讓人感到可疑,他是看了看新月,摸著頭尷尬的說道:“我真啥都沒做,昨晚我也睡熟了。”

    新月是冷靜了一下,問道:“曉星哥,那有了寶寶可怎么辦?”

    這是給水曉星說個一愣,而睡熟中的水曉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過了什么,那是急忙的說道:“不會的新月,應該不會發生啥事兒。”

    新月是瞪了水曉星一眼,便是下地穿好了鞋子,跑去洗漱去了,而水曉星見新月離去,那是急忙的穿好衣服,又好好回憶回憶昨晚發生的事情,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來發生了什么。

    他是又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心想難不成昨晚真給新月……,要是那樣那可遭了,再想想,要相信自己,那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

    新月洗過臉后,清醒了許多,那是看著曉星哥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水曉星是看了看新月,尷尬的說道:“新月,昨天應該沒啥事。”

    “曉星哥,這事還是別提了,可不許說給別人聽呀。”新月說道。

    兩個人也是聊了一陣子,小丫鬟這才敲門喊道:“該吃早餐了。”

    水曉星走了過去,打開了房門,隨手洗了把臉,便急忙的跟著新月與小丫鬟向餐廳走去……
熱門小說推薦: 愛在大不列顛 宿主她搶了反派BOSS的劇本 緣起三生浮屠 誓歡 全京城都盼著我克夫 一只狐貍的故事 家有三寶:美食醫術帥夫君 想當個復仇女神好難 我在古代嗑CP 金陵婢 不許兇我哦 離婚后忽然得寵 傲嬌攝政王,你命里缺朕 我普攻破甲虛弱帶點燃 電子廠里開始的愛情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