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驚動太始魔宗,冥道子召見!

作者:黑眼白發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諸天最強大BOSS最新章節第346章 驚動太始魔宗,冥道子召見!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自從發現幽冥魂泉出現的地方,會發引起大量的爭斗之后,會出現大量的重傷垂死的武者后,寧缺心中就心中敞亮了。

    他只要跟隨著幽冥魂泉移動的方向走就對了。

    根本沒有必要辛辛苦苦到處尋找目標。

    于是,魔谷之中的人,發現寧缺這個怪人更怪了。

    先前,這個怪人就一直喜歡旁觀別人戰斗,也不插手,似乎有某種喜歡觀戰的嗜好。

    現在這個怪人則喜歡追隨著幽冥魂泉到處溜達,同樣也不與其他武者競爭吞噬幽冥魂泉彌漫出來的磅礴魂念。

    當然,魔谷之中的四口幽冥魂泉,都是在不斷移動。

    有時候會突然在某個地點消失,然后又突然在另外一個地點出現。

    因此,寧缺并不是每時每刻都能跟隨在幽冥魂泉旁邊。

    但每當有幽魂魂泉出現的時候,他都絕對會第一時間趕去。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之間,魔谷測試已經到了尾聲。

    魔谷之中的眾多武者對“魂念之云”與幽冥魂泉的爭奪愈發激烈,死亡的人數越來越多。

    寧缺則成了這一次魔谷測試旁觀者,親眼看著無數大羅星域的天才彼此廝殺,親眼看著一個個妖孽脫穎而出。

    而眾多妖孽之中,最顯眼的卻是洪天與厲真真兩人。

    他們兩人在魔谷之中幾乎橫掃無敵,無數天才都死在他們兩個手下,他們兩個是霸占幽冥魂泉時間最多的人。

    現在他們兩人頭頂上的“魂念之云”,已經變得有一座小山大小,而且呈現血紅色,散發著駭人至極的血煞之氣。

    與之相比,其他脫穎而出的妖孽,所凝聚的“魂念之云”,都與洪天、厲真真的無法相比。

    不過,讓很多人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凝聚的“魂念之云”中,規模排在第三的,并非是與洪天一同現身的聶遠湖、馬云騰兩人。

    也不是太始魔宗附屬勢力的袁紫燕、傅明月、陽烈等三杰。

    而是一個寧缺熟悉的人——方立鼎。

    方立鼎頭上的“魂念之云”,同樣也凝聚成了一座云山。

    雖然規模沒有洪天、厲真真的大,但也透發出一絲絲血紅色,比其他妖孽都要勝出一頭。

    方立鼎的名氣,遠遠比不上聶遠湖、馬云騰、袁紫燕、傅明月、陽烈等人,但卻擊敗了這么多競爭對手,位居第三,這讓很多人感到意外。

    不過,并沒有什么人不服。

    因為,在這一次測試之中,方立鼎已經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實力,已經有不知多少人死于他的手下。

    “他的實力,果然不是那么簡單。”

    寧缺遠遠的打量著方立鼎頭頂之上的云山,心中對此人也多了一絲警惕。

    這方立鼎實力如此強勁,卻偏偏又如此低調,與他們接觸時又似乎十分平易近人……

    這種人,不是純良之人,就是城府極深的大奸之人。

    不過,能毫不留情的在魔谷之中斬殺了無數武者的人,能是純良之人嗎?

    這完全不可能。

    就在寧缺打量方立鼎的時候,方立鼎也注意到了寧缺。

    “難道我看錯了?此人一直沒有現出‘太始魔令’,他身上莫非真的沒有令牌?”

    方立鼎心中如此想道。

    先前他還懷疑寧缺身上帶有“太始魔令”,所以想與寧缺一起進入魔谷,再找個機會將寧缺制服,奪了寧缺身上的“太始魔令”。

    這樣他就有絕對把握拜冥道子為師,成為太始魔宗的真傳弟子了。

    卻沒想到,最后關頭,寧缺竟然拒絕了與他一同進來。

    而在魔谷之中,他也數次遭遇了寧缺。

    只是,每一次他想靠近寧缺的時候,寧缺都仿佛心有感應一般,一下子就溜走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速度竟然沒有寧缺快,完全追不上寧缺。

    現在發現魔谷測試都已經到了尾聲了,排位也基本定下來了,寧缺竟然還沒有拿出“太始魔令”,他頓時認為自己先前可能懷疑錯了。

    不過,就算沒有“太始魔令”,他也不會放過寧缺此人……誰讓寧缺是一個大氣運之人。

    “這次魔谷測試結束后,再對他下手吧。到時候我成為了太始魔宗的真傳弟子……他逃不掉!”

    方立鼎嘴角微微冷笑。

    時間又過去了一會兒。

    轉眼間,魔谷測試基本已經結束了。

    魔谷之中的爭斗,也漸漸停息。

    洪天、厲真真、方立鼎等人,與眾多活了下來的大羅星域天才,全部都集中到了魔谷的出口附近,等待負責魔谷測試的太始魔宗總管胡宗堂的到來。

    寧缺也站在出口附近,正在查看這一次的收獲。

    “這一次魔谷測試,總共收獲4500多潛能點,真是賺大了。”

    寧缺有些驚喜的看著屬性界面中新增的潛能點。

    這一次收割潛能點真是太輕松了,還沒有什么風險。

    這樣的好事,他希望能多來幾次。

    大致看了一下收獲之后,無所事事等待中的寧缺,突然又查看了一下腦中的“引魂訣”。

    這門真訣,是他到來太始魔宗后接觸的第一門功法,說不好奇是假的。

    只是先前出于安全考慮,他沒有修煉“引魂訣”。

    現在魔谷測試已經差不多結束,他稍微嘗試修煉一下,體驗一下效果,沒什么問題吧?

    寧缺抱著這樣的心思,就開始催動真氣,運轉起“引魂訣”。

    霎時間,一條有些冰涼的真氣路線在他體內浮現,隱隱在體內勾勒成一個法陣,他頭頂上方傳出一絲絲吞吸之力。

    下一刻,魔谷之中刮起了一絲微風,一道道游離在魔谷之中的魂念,頓時向寧缺頭頂聚集而來,很快就形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烏云。

    “嗯,這是這次魔谷測試中的那個怪人?他這是在修煉‘引魂訣’嗎?都這個時候了,還修煉‘引魂訣’有什么用?”

    “是啊,大局已定,太遲了。”

    “呵呵,或許人家只來這里游玩的,先前怕修煉‘引魂訣’后引起大家爭奪他的‘魂念之云’,萬一死亡就虧大了。現在感覺沒危險了才開始修煉。”

    “哼,這樣的貪生怕死之輩,就不配前來參加魔谷測試。”

    寧缺一開始修煉引魂訣,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們都認出了寧缺就是魔谷之中怪人。

    幾乎所有人都不屑的搖了搖頭,認為寧缺這個時候才知道修煉“引魂訣”,這已經太遲了。

    人家臨時抱佛腳,至少也有一個緩沖時間。

    但現在魔谷測試都基本結束了,這才醒悟要修煉“引魂訣”,又有什么作用呢?

    洪天、厲真真等妖孽,也淡淡的掃視了寧缺一眼,就轉過頭去,根本沒將寧缺放在心上。

    只有方立鼎一直盯著寧缺,微微皺起了眉頭,不知為什么,他總感覺似乎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寧缺開始修煉“引魂訣”后,一開始,也像是其他武者一樣,一點一點開始吸收魔谷之中飄蕩著的魂念。

    但是,突然間,他的靈魂深處傳出一絲至陰至純的黑暗氣息,他體內正在運轉的“引魂訣”運行路線,突然暴動起來。

    在寧缺自身都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轟隆的一聲,一股恐怖的黑暗氣息如泉涌一樣,從他身上爆發而出,瞬息間席卷整個魔谷。

    一剎那間,魔谷的虛空似乎停頓了一下。

    然后,無數飄蕩在魔谷之中的魂念,就像是百川歸流、游子歸家一般,化作一股股陰霧洪流,向寧缺頭頂匯聚而來。

    只是轉眼間,寧缺頭頂上訪就出現了一座百丈高的血紅色云山。

    比洪天與厲真真頭頂上的血色云山,足足大了十倍不止。

    更讓人目瞪口呆的是,不知何時,魔谷之中的四口不斷移動的幽冥魂泉,也出現在在寧缺身邊。

    隨后就不約而同的騰空而起,迫不及待般,直接沖入了寧缺頭頂上的血色云山之中。

    一剎那間,寧缺頭頂上的血色云山再次暴漲十倍,化作一座巍峨的血色巨山。

    一道驚天動地的血色光柱沖天而起,將整個太始魔宗的群山都染的一片血紅。

    并且,變化并未就此停止。

    那巍峨的血色巨山出現之后,就開始迅速塌陷壓縮,逐漸的化作一道模糊的長著四只手與一條蛇尾的恐怖魔影。

    當魔影出現的瞬間,天地間都響起了一陣陣低沉嘶啞的聲音,像是有無數古魔在低語。

    魔谷之中的所有人,也籠罩在一絲絲恐怖的莫名的魔威之下,似乎在那一道魔影面前,他們這些人全都是微不足道的螻蟻。

    這一刻,整個太始魔宗都被驚動了,一道道恐怖的神念如風暴一般,不斷向魔谷的方向掃視而來。

    當他們看到看到矗立在寧缺頭頂上方的恐怖魔影時,全都忍不住流露出了震驚之色。

    他們太始魔宗自十數萬年前就開始舉行魔谷測試了,到現在都不知道舉行了多少屆了……卻從未見過此種異變。

    “這……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才剛剛修煉‘引魂訣’嗎?怎么就會引動整個魔谷的魂念,還有四口幽冥魂泉‘自投懷跑’?還有那尊魔影是怎么回事?”

    洪天、厲真真、方立鼎等所有人,親眼目睹寧缺身上的巨變,全部都目瞪口呆,一個個都懵逼了。

    事實上,不但洪天等人懵逼。

    寧缺自己也懵逼了。

    他向天發誓……他這一次真沒想到會引發這么大的驚變啊!

    他只是想試試“引魂訣”的效果而已。

    看到這么多雙眼睛全都看著自己,寧缺不由弱弱說道:“我說著是意外,你們相信嗎?”

    信?

    信你個大頭鬼!

    怎么不見這種意外發生在我身上?

    洪天等人全都無語的看著寧缺,隨即一個個眼中流露出一絲熾熱之色。

    寧缺頭頂上方那一道由無窮魂念凝聚而成的魔影,一看就不簡單,若他們奪過來了,那還不是輕輕就能奪得第一?

    頓時間,一個個全都蠢蠢欲動。

    而就在此時,太始魔宗最高的一座山峰頂部上的一座漆黑宮殿之中,一個盤坐九品黑蓮之上的冷漠黑袍老者,突然睜開了雙眼。

    “竟然凝聚出了羅睺殘魂?很好,非常好!”

    黑袍老者嘴角微微浮現一絲微笑。

    “老紫,你去帶他過來。”

    “是,主人!”

    頓時間,一道紫影在宮殿之中一閃而逝。

    魔谷之中,洪天、厲真真等人正想對寧缺出手,就突然感受到了一陣泰山壓頂的壓力。

    只見一個雙眼用黑帶綁住的紫發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魔谷上空。

    那紫發老者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之中,卻無時無刻的透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兇戾之氣,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刺骨的冰冷。

    “紫大人,你怎么來了?”

    紫發老者剛剛降臨不久,負責魔谷測試的胡宗堂就趕了過來,恭敬的向躬身向紫發老者行禮。

    這一幕,差點讓眾多大羅星域天才窒息過去。

    胡宗堂可是太始魔宗三大總管之一,位高權重,絕對是太始魔宗的巨頭之一。

    現在胡宗堂卻對這紫發老者如此恭敬,這紫發老者究竟是什么來歷?

    紫發老者淡淡沒有理會胡宗堂,直接身影一晃,探手抓住寧缺騰空而起,然后留下一句話:“主人要見他!”

    聽到紫發老者留下的話,胡宗堂頓時肅然起敬。

    他十分清楚紫發老者口中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人,那是太始魔宗的絕對主宰者,也是名震大羅星域的大能——冥道子!

    “看來,我們太始魔宗的第六真傳弟子要出現了。”

    胡宗堂喃喃自語道。

    許多人臉色頓時一沉,尤其是那些排在洪天、厲真真、方立鼎三人之后的妖孽,臉色更是陰沉如水。

    這一次,太始魔宗的真傳弟子名額,總共就只有四個。

    就這么被寧缺奪走了一個,豈不是他們這些人中除了洪天、厲真真、方立鼎之外,其他人就沒什么機會了?

    不過,卻沒有人敢說什么!

    他們都親自看見了寧缺剛才凝聚的魂念有多么恐怖,按照規則,寧缺贏了也是應該。

    “胡總管,那個人現在是要去見誰嗎?”

    洪天壯著膽子問道。

    胡宗堂臉色一冷,向問話的人看去,看到問話的人是這一次測試本來排名第一的洪天后,臉色微微好看了一些。

    “見誰,當然是去見宗主大人了!”

    胡宗堂淡淡說道。

    聽到寧缺竟然是去見冥道子,洪天、厲真真、方立鼎三人臉上都流露出一絲羨慕之色。

    “那我們也需要去面見宗主大人嗎?”

    洪天繼續問道。

    “你們就不用了……不過,按照規則,你們三個人在這一次測試中排名最靠前,那么你們三人今后就是我們太始魔宗的真傳弟子了。現在你們跟老夫走吧。”

    胡宗堂淡淡說著,一揮衣袖,催發一道勁力,卷著洪天、厲真真、方立鼎三人騰空而起。

    他瞥了洪天三人一眼,心中微微冷笑,雖然你們也能成為真傳弟子,但與剛才那一位又豈是一樣的?

    洪天、厲真真、方立鼎三人雖然成功成為了太始魔宗的真傳弟子,但是,他們總感覺有些不對。

    同樣成為親傳弟子,他們與寧缺的待遇,似乎相差太大了。

    他們三人根本就得不到冥道子的召見……甚至,眼前這胡宗堂似乎也對他們三位新晉真傳弟子,不是很放在心上。

    這讓他們心中有一種淡淡的失落感。

    一時間,洪天三人都不由對寧缺生出了一絲怨憤之情。
熱門小說推薦: 我的系統無所不能 海神大人在上 寧院長的諸天之旅 妃當如星 情如彼岸花開三世 萬界之交易系統 無上靈途 血亂將盡 星紋通天 重生之狂寵傾城魔妃 神話情話之人魚奇緣 地獄基石 神元天道 我在異界吹喇叭 公主是個撩人精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