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奉天游 第二十四章:小姐和皇子

作者:一念生百態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煙火江湖最新章節第二卷:奉天游 第二十四章:小姐和皇子
熱門小說推薦: 我欲封天 莽荒紀 魔天記 玄界之門 符皇 仙碎虛空 仙路爭鋒 飛天 造化之門 大潑猴 修神外傳 大道獨行 申公豹傳承 少年醫仙 山神
傅流螢轉過身就看到一個俊俏的少年郎,劍眉星目,薄薄的嘴唇讓他看起來有一些冷峻,不過眼神里裝滿不屑,嘴角也掛著嘲諷。

    男人的好看也分很多種,但傅流螢覺得只有兩種,一種是路一,另外一種是路一之外的男人。

    “這玩意兒也叫畫?雖然我很討厭路一,不過你把別人畫成這模樣,我實在忍不了!”

    傅流螢聽到路一二字,突然不知道哪兒生出一股勇氣,眼神一亮問道:“你見過路一?他在哪?他還好嗎?”

    三個問題如連珠炮一樣的砸向李慕然,讓他有點發蒙。

    “你是不是應該先關心一下自己的處境?”

    傅流螢回過神來,好像是這么回事,別人的劍還架在自己脖子上呢。

    “那你又是誰?你來我家干嘛?跑到我的房間里又想做什么?”

    又是三個連珠炮一樣的問題。

    李慕然拉過一張椅子,大馬金刀的坐下,整理了一下有點混亂的思緒,想了想回道:

    “我是特意來你家弄點銀票花花的。”

    頓了頓繼續說道:

    “因為看起來你家是象山縣城最有錢的。”

    傅流螢張大嘴巴驚訝又帶點憤怒的出聲:

    “打劫的強盜?什么叫看起來最有錢?我家在象山縣城本來就最有錢!”

    李慕然倒也沒覺得這個女子說的有什么不對,因為他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沒有什么經驗!

    “那你拿點銀票給我吧!五百兩?嗯?至少一千兩!”

    傅流螢冷笑道:“挾持一個女孩子要銀子?真是可惜了你的一身武功!”

    李慕然聞言哦了一聲,看了看掛在墻壁上的長劍,嘲諷的說道:

    “你的劍術我想應該和你畫畫的水平差不多,所以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趣和你玩。”

    傅流螢俏臉發紅,又有些憤怒,自己畫畫的斤兩自己知道,從小就對什么琴棋書畫不感興趣,所以大致知道自己畫畫是個什么水平,不過在自己閨房被一個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小的男子如此嘲笑,心里自然還是不爽。

    畫畫確實不行,劍術難道自己真的就很差?比武招親兩年了也沒見有人打過自己。

    “你行?你畫一個給我看看?”

    李慕然撇撇嘴:“是不是我畫出來了你就給我拿銀票?”

    話一出口,又覺得哪兒不對,自己是來打劫當飛賊的,怎么好像變成了一個賣畫的?

    傅流螢挺了挺胸,擲地有聲的說道:

    “行!只要你畫得出來,再告訴我路一在哪里,別說一千兩!我給你兩千兩!”

    說完也不顧脖子上還架著的劍,轉身就去床邊取出一個朱紅色的精致木匣子。

    李慕然有點發愣,長劍尷尬的懸在半空。

    “你干嘛!”

    “給你拿銀票啊!這可是本小姐的私房錢!辛辛苦苦存起來的!”

    傅流螢打開木匣子,取出一疊嶄新的銀票拍在桌子上。

    “畫就畫!本皇子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真正的書畫圣手!”

    李慕然收起長劍,挽起袖子,伸手拿過畫筆,把畫架上那張鬼畫符一把扯了下來揉捏成一團隨手就扔了。

    傅流螢瞪大眼睛,嘴巴裝得下一個鴨蛋,突然捂著嘴取笑道:

    “你還是皇子?哈哈!這世道居然還有缺銀子的皇子?”

    李慕然覺得這個小姐真是一個奇葩,皇子怎么了?皇子就不用吃喝拉撒?皇子吃碗面不也得付錢?

    想到這里認為路一那個家伙更加討厭了,背著自己的女人不說,一碗面錢還小氣的問東問西!等本皇子有錢了,請你吃十碗!

    李慕然開始專心致志的作畫,雖然平時很多事情不拘小節,不過李潛之對琴棋書畫各方面的要求極為嚴格。

    筆畫簡潔,寥寥數筆,一個大致的人物輪廓就躍然紙上。

    傅流螢心里暗暗佩服,同樣是畫,而且著墨更少,偏偏自己就一眼可以看出畫的正是那個自己日思夜想的負心人!

    從側面打量一門心思認真作畫的少年,覺得這個吹牛極為厲害的所謂“皇子”也還是真的有幾分本事。

    半炷香的功夫,栩栩如生的一副素描已然畫完,所畫之人嘴角含笑,眉清目秀,不是路一還能是誰?

    李慕然得意洋洋的拍拍手,扔下畫筆,語氣有幾分掩飾不住的驕傲:

    “怎么樣?本皇子沒有吹牛吧!”

    傅流螢沒有回話,紅著眼眶兒呆呆的望著畫像,癡癡傻傻的模樣有點讓人心疼。

    李慕然來了興趣,八卦的問道:

    “你是怎么認識他的?”

    傅流螢抹了抹眼角,情緒有些低落。

    “銀票在那里,你拿去吧。”

    李慕然沒有伸手,反問道:

    “你就不想知道路一在哪里?”

    傅流螢回過神,眼神有些期盼的問道:

    “難道你知道?上次他說要出去游歷,你碰到了?”

    李慕然自然打得有他自己的算盤,如果這個女子真是路一的老相好,當然不介意幫她一把,這樣另外一個女子不就會乖乖來到自己的身邊?越想越覺得自己的辦法越好,忍不住嘴角上揚,偷偷摸摸的笑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路一在哪里,而且這幾天我們一直在一起啊!”

    傅流螢既驚訝又驚喜的問道:

    “難道路一回象山來了?”

    不過隨即覺得不對,疑惑的接著問道:

    “你不是說你討厭他嗎?怎么會一直在一起呢?我看你是信口胡說的吧。”

    李慕然有點尷尬的搔了搔頭道:

    “因為我的女人現在和他在一起。”

    傅流螢像是被掐住脖子的老母雞,一下子就憤怒起來:

    “女人?你的什么女人?怎么會和路一在一起?”

    李慕然擺擺手,示意傅流螢坐下,笑道:

    “現在我們各有所需,所以我們是不是也算朋友了?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帶你見路一,你讓路一把我的女人還給我。”

    傅流螢眼珠子一轉,狡黠的笑道:

    “你都還沒有告訴我是怎么認識路一的,我怎么相信你?”

    李慕然想想也對,便把怎么知道路一,兩人怎么比試的事情娓娓道來。

    傅流螢認認真真聽李慕然說完,心里既開心,又有些憂傷,那個女子到底是誰呢?她自然聽得出來那個女子定是也喜歡路一,眼前少年不過是自作多情罷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慕然,你呢?”

    “傅流螢。”

    二人之間突然陷入沉默。

    李慕然伸了個懶腰,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銀票收入懷中,然后沖傅流螢擺了擺手道:

    “那我先走了,你要是想見路一,明天記得來找我。”

    傅流螢盯著路一的畫像,神思不屬的點了點頭。

    李慕然翻身出了房間,夜已經深了,有一點微微發冷,打了個激靈心想還是客棧的被窩舒服。

    展開輕功,像一道青煙,消失在夜色中。

    傅流螢站在窗邊看著李慕然遠去的背影,回頭解開丫鬟念兒的穴道。

    念兒面有土色,穴道被點,但對屋內兩人的回話卻聽得清清楚楚,只是苦于沒辦法出聲,這時候心有余悸的說道:

    “小姐!小姐!我們告訴老爺去吧!這個強盜本事也太厲害了些!”

    傅流螢擺擺手道:“這個人可能還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也沒有打算傷人,他的功夫爹爹也遠遠不是對手,告訴家里徒增大家的擔心而已,今晚的事情,你我放在心里就行了。”

    念兒不放心的說道:

    “小姐,如果他還回來怎么辦?”

    傅流螢笑了笑,指了指路一的畫像說道:

    “不會的,其實看得出來這個少年很孤單,已經不知不覺把自己當成了路一的朋友,而他的朋友我相信不會是壞人。”

    念兒小腦袋有點迷糊,怎么這個高來高去的強盜就變成不是壞人了?

    “那小姐明天去找他嗎?是不是就可以見到路一公子啦?”

    傅流螢點點頭,語氣略帶興奮的說道:

    “明天自然是要去見他的!哼哼,回到象山都不記得來看我,看我怎么收拾他!”

    “可是小姐,你都沒有問剛剛那個家伙住在哪里啊?你怎么找?”

    “……”

    傅流螢一想也對啊!怎么把這事兒給忘記了,象山縣城不是很大,但也絕對不算小,找一個人無異大海撈針啊,當下有些惱怒的說道:“那你開始怎么不提醒我啊!”

    “剛剛我不是被點了穴道嘛!”

    傅流螢轉念一想也對,只得歉意的說道:

    “是我錯怪你啦!無妨無妨!只要他在象山,就跑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大不了明天我去丐幫打聽打聽!”

    “小姐真聰明!”

    念兒是個小馬屁精,見縫插針的本事還是不錯的。

    傅流螢和衣而臥,畫架被她搬到床頭。

    綠竹巷的夜晚更加靜謐。

    秋若菡本就喜靜,加之她身份在丐幫太過特殊,其實整條綠竹巷里面的其余人家都是丐幫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忠心耿耿,負責保護秋大夫的安全。

    就像把守巷口的那對中年兄弟,本就是丐幫里極有名氣的豪杰,所以李慕然才會望而卻步。

    高手過招,一個眼神就已經明了。

    路一搬了個躺椅到園子里,濃郁的草藥香氣讓人覺得很舒服,原本就是一個漁村出來的少年,自幼對山上的花花草草就極為熟悉,所以一點兒也不覺得不適應。

    夜色漸漸深了,一輪銀盤高懸夜空,四周繁星點點。

    剛剛又替端木冷月溫養了一次經脈,服侍她安然入睡之后,總算可以享受一會兒安靜的夜空。

    路一喜歡這樣躺在月光下,獨自感受這方天地的安寧,很小就是如此,不過那時候身邊有路一文路小波陪著。

    秋若菡沐浴著月光走了出來。

    聽見腳步聲路一連忙起身施禮。

    秋若菡擺擺手,目光和藹的打量著路一,輕聲問道:“怎么還不去睡覺?”

    路一搖搖頭笑道:“不困。”

    秋若菡指了指屋子里,取笑道:

    “和一個堂堂教主在一起,會不會覺得很累?而且還是聞名天下的魔道巨擘。”

    路一有些靦腆的回道:

    “沒有想那么多,我還是覺得這方面的事情順其自然更好。”

    秋若菡單手托腮,嘆息道:

    “是啊!順其自然就好,教主也罷,尋常人也罷,幾十載春秋,韶華易老,不負遇見就已經很圓滿了。”

    很多很多年前。

    一個素手芊芊的姑娘,身背藥箱,看到一個身負重傷的年輕男子。

    那男子沖她微微一笑,

    那笑容明明就是地老天荒。

    ————

    PS:月初加更,不管有沒有人喜歡,作為寫手,有責任給路一一個結局!
熱門小說推薦: 我有一個煉藥鍋 劍匡天下 道燼滄桑 力祖 我爸真的是神豪 總感覺自己像個反派 逆反諸天 九霄鳳鸞錄 仙俠世界做土豪 宇天域主 何以正道 三生陰陽訣 超品劍俠 大俠的自我修養 安啟群俠錄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