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誰是弄潮兒

作者:暴兵對A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隨身帶著星際爭霸最新章節第四百三十八章 誰是弄潮兒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lk〞tw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白浩覺得他就不該下樓,現在可真是騎虎難下,湊熱鬧把自己的腳給砸了,銀河妖姬安安靜靜的坐在那里,既不言也不語,然而,卻沒有誰可以忽視她的存在,她坐在那里其實跟站在舞臺上一樣,從來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m.slk.tw

    如果換成別的什么地方,換一些人,他會毫不掩飾自己心里的欣賞與愛慕,關鍵是玲瓏也在客廳,就站在他背后,當然,夏洛特小姐吸引了她大部分注意力,可即便如此,白浩仍然覺得隱約有股冷意在脊梁骨后面發酵,仿佛有一雙來自魔界的眼正死死盯著他。

    老兵的眼變得格外明亮,他沒有點煙,或許是覺得這樣做很不禮貌,盡管他一向很少跟人講禮貌,又或者是害怕驚走這位好不容易落在一截樹枝上修整羽毛的高傲青鸞。

    唐林喝著咖啡,眉宇間有傷感在沉淀,透過夏洛特的臉,他依稀看到了諾維雅的身影,他……已經不再恨她。

    克蕾雅往唐方的身邊靠了靠,剛才月華在她跟艦長大人的間隙射下一道光線,如劍似刀,這讓她很不開心。

    “唐先生,我覺得只是單純的一聲‘謝謝’并不能代表我們的感激。”

    盡管唐方表現的有些冷漠,有些不上道,亞莉克西亞卻并未意氣用事,做為一名專業經紀人,她有著很高的職業操守與極強的自制力,她代表的是夏洛特?奎恩,必須摒除一切主觀思想,哪怕她覺得對面那個男人很討厭。

    在銀河妖姬面前玩自戀,他還是個男人嗎?或者說他還是個正常的男人嗎?

    “哦?”這次輪到唐方好奇了:“難不成亞莉克西亞小姐要來點實際表示?”

    亞莉克西亞扭頭看看夏洛特,點頭說道:“我知道你很缺錢,不僅缺錢,還缺地少人,這些……我們可以幫你。”

    對于她說的這些話唐方一點都不意外,夏洛特小姐既然找上門來,那便說明她早就做足了功課,而且“晨星鑄造”眼下的境況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她在“巴比倫”的能量,又如何打探不到?

    “果然是好人有好報么?”

    他沒有流露出任何類似高興、喜悅的表情,反而是有些自嘲,這句話似反問,又似感慨。

    “不過,好意心領了,這些困難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不用勞煩夏洛特小姐。”

    唐方接下來的一句話就像在平滑如鏡的湖面投下一塊巨石,一下子激起千層波涌。

    格蘭特、丘吉爾等人盡皆大吃一驚,這簡直就是送上門的便宜嘛,為什么不占?這是他應得的,于情于理都不該拒絕。

    銀河妖姬的命有多珍貴?根本就不是錢財能夠衡量的,對方感恩圖報有什么錯?為什么不接受?根本就沒有道理嘛。

    亞莉克西亞的手抖了一下,咖啡濺出一些,在她純白色的袖子上染出一點污濁,就連旁邊始終嫻靜自若,泰然處之的銀河妖姬,亦是忍不住輕輕動了一下,雙唇微開,顯得有些茫然無措。

    因為知道唐方沒有拒絕的理由,所以在聽到他拒絕后才會困惑不解,難以接受。

    在夜風的刻意關照下,咖啡更涼了,醇香已然淡不可聞,取而代之的是院子里花草的芬芳,還有夏洛特身上散發的一種淡雅,卻又叫人難忘的氣息。

    它源自夏洛特親手栽培的一種小花,有5個花瓣,每一個花瓣一種顏色,那樣的嬌艷與燦爛------她叫它依米花。

    亞莉克西亞一直認為“依米花”是種只存在于夢境中的花束,后來她意識到一件事,“依米花”恍如夢幻,夏洛特又何嘗不是?

    她也曾試著在自家花圃里栽植這種好看的小花,可結果令她無比沮喪。

    她養不活,換句話來說,這種花只有在夏洛特身邊才能存活。

    或許,夏洛特?奎恩真的像外界謠傳的那樣,是神遺落在凡塵的明珠。

    “克蕾雅,去幫我鋪床吧。”

    艦長大人的一句話把眾人驚醒,克蕾雅猶豫片刻,方才面帶不解地從柔軟的真絲沙發上站起,告罪一聲,朝著二樓走去。

    亞莉克西亞知道,這是人家在下逐客令了,或許他說的很委婉,但在她聽來著實有些刺耳與不能接受。

    銀河妖姬大駕光臨,還沒坐幾分鐘便被主人謝客送走,這在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她甚至都開始懷疑艦長大人的性取向是否正常了。

    “走吧。”說話的是夏洛特。

    她撫平衣上的褶皺,攏了攏調皮的發絲,唇邊的微笑不減,慢慢地從沙發上起身,向著唐方遞去她溫潤如玉的手:“希望有緣再見。”

    聲音還是那么軟,那么甜,沒有定點情緒波動,就好像她永遠不會發怒一樣,固執地做著一個安靜的女孩兒,叫人很難想象這樣的她會是舞臺上那個動靜皆宜的銀河妖姬。

    唐方沒有說話,站起來同她握了握。

    她的手一點都不涼,反而很溫暖,很綿軟,就像帶著陽光味道的絨毯。

    房門打開,有月華瀉下,照在夏洛特?奎恩的腳邊,她邁步走上去,就像踩著一條長毯,伴著院子里的花香,一步一步越去越遠,與后面的亞莉克西亞就像兩個世界的人。

    …………

    她這一走,客廳頓時炸了鍋,唐蕓使勁翻著眼珠子,惡狠狠瞪著艦長大人,就像一只發怒的水獺。包括阿羅斯在內,其他人盡皆一臉不解的表情,就連克蕾雅都從樓梯上下來,問道:“為什么要拒絕她?”

    唐方活動一下有些酸痛的脖子,將馬克杯里所余不多的咖啡飲盡,無視眾人的情緒,打著呵欠走到樓梯口,拉起她的手:“妞兒,上樓陪我嘮兩塊錢的唄。”

    …………

    與此同時,酒店前面街道上正有一輛造型別致的磁懸浮車快速遠去。

    亞莉克西亞與夏洛特并排而坐,回想起在那棟別墅里的遭遇,經紀人還恨得牙根疼,那小子當他是誰?不就是一個軍火商人嘛,有什么好囂張的,更何況他的“晨星鑄造”眼下還只是一個虛有其表的殼公司,多少人想著見銀河妖姬一面而不得,那小子倒好,她這屁股剛坐熱乎,那邊就下逐客令了,實在是太沒風度,太沒禮貌了!

    “亞莉克西亞?”夏洛特嘴角彎起一抹微笑,仿佛月下徐徐綻放的小花。

    “他很有趣呢……”

    “有趣?”亞莉克西亞覺得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這樣的家伙還有趣?明明就是氣死人不償命的蠢蛋,從頭到腳都跟“有趣”搭不上一星半點關系。

    夏洛特唇邊的笑蕩漾開來,笑彎了月,也笑瞇了眼:“對,他很壞,簡直壞透了……”

    說完頓了一下,又道:“可我就是覺得他有趣怎么辦?”

    “……”

    亞莉克西亞一向認為自己最了解夏洛特,舞臺下的她是那樣安靜,有的時候她坐在化妝臺前面的時候,亞莉克西亞幾乎認為她不是人,而是一張畫,一張明明是肖像畫卻蘊含著萬千風景的寫意畫。

    可今天的她是怎么回事?就好像從畫里徐徐走出的美人,忽然多了些生氣,多了點人間煙火色,在她的身上,夢幻與現實仿佛僅有一紙之隔。

    …………

    夏洛特的深夜造訪并未被狗仔隊得知,酒店方面亦是守口如瓶,這確保了艦長大人可以平靜地生活,而不用擔心被人打擾。

    與“安卡利姆”空間站恐怖襲擊的相關新聞瘋狂地在“巴比倫”境內傳播,報紙、刊物、網絡、廣播、電臺……等等等等,所有人都在猜測,到底是誰,或者說什么組織,乃至國家,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在“巴比倫”境內生事。

    可是與民間輿情截然相反的是,銀鷹團政府方面久久不見動靜,連星盟、菲尼克斯帝國亦是噤聲斂息,只是提升了下轄管理區的警戒等級。

    唐方這幾日沒有外出,他一直宅在家里與克蕾雅玩兒吃豆腐游戲,也不知道是夏洛特?奎恩的緣故,還是那次“假周公”事件所致,如今在沒有人的地方,艦長大人已是能夠光明正大的上下其手,姑娘方面上半區已經徹底淪陷,如果再這樣繼續發展下去,假以時日,只怕下半區也會失守,從而徹底被艦長大人攻陷。

    眼下需要的只是一個契機!

    在丘吉爾等人看來,這趟“巴比倫”之行幾乎成了泡妞兒之旅,唐艦長整天跟克蕾雅小姐耳鬢廝磨,擦槍燒火不說,連白浩與玲瓏,羅伊與瓔珞他們之間的感情也在急速升溫。

    經濟適用男格蘭特重操舊業,天天翻看商業街的購物網站,查詢哪里有打折信息,然后糾結哪個名氣大,哪個性價比高。豪森罵他娘們兒,于是副艦長扣了他一個月的酒水供應,然后這廝傻了。

    唐蕓一改常態,莫名其妙從一個野丫頭變成了宅女,也不知道成天在房間里搗鼓什么,誰問她也不說,艦長大人想了想,覺得這樣也挺好,最起碼她不會再給自己惹什么麻煩,索性由她去了。

    或許丘吉爾等人覺得艦長大人已經掉進溫柔鄉,一時半刻是抽不出身的,其實唐方心里亮堂的很,他在等一個時機,或者說一條消息。

    當火炮手掰著腳丫子數到第3天的時候,一條信息由“漫游者科技聯合體”駐“巴比倫”分公司傳送至唐方手中。

    內容很簡單:“第一件事已經辦妥,隨時可以展開行動。”

    唐方并未第一時間回信,而是考慮半晌,回復科里?克里斯蒂安一則“稍安勿躁”的訊息。

    如若放在從前,他不會這樣做,可是現在嘛……

    “安卡利姆”空間站遇襲事件已經過去3天,“巴比倫”時局看似平穩如舊,其實一股激流正在水底醞釀。

    有些人在等,他同樣也在等,瀚海弄潮,怎少的了他?而且,艦長大人真要猥瑣起來,肚子里的壞水足夠“巴比倫”恒星系統的居民用半年。

    他的想法很簡單,他不僅要揚帆弄潮,還要把身邊那些家伙全搞翻,因為只有這樣才好玩兒。

    他是一個喜歡搗蛋的人,更是一個擅長搗蛋的人。

    其實這個念頭是近兩天才興起的,準確來說始于銀河妖姬小姐離開別墅的那一刻,因為在送她出門的時候唐方問了她一句話。

    “那些人為什么要殺你?”

    夏洛特小姐想了想,沒有給出正面答案,而是一臉認真地告訴他:“我也想知道他們為什么要殺我。”

    銀河妖姬有一份遺囑,生前立的遺囑,其內容全希倫貝爾大區的人都知道------等她百年之后,或是出現什么意外,個人財產將全部捐贈給“救贖者”人道主義基金會,用以幫助那些受戰爭、災難毒害的貧苦平民。

    難道“救贖者”人道主義基金會等不及了?不想等她百年之后再繼承這筆遺產,這顯然更像是一個冷笑話。

    那是權力斗爭?要知道這幾年來,星盟、銀鷹團、菲尼克斯三國的政治環境非常穩定,而且夏洛特?奎恩只是一個藝人,如果她真的夠資格被卷入政治斗爭中,那針對她的刺殺行動恐怕早有先例,又怎么會等到現在?

    若不是為錢,又不是為權,那“兄.弟.會”要動她的目的就只剩一個了……而且,從“安卡利姆”的經歷來看,他們似乎正打算這么干。

    唐方又一次覺得天巢星區的時局很有趣,有趣極了,有趣到他都忍不住想進去摻一腳。

    …………

    科里?克里斯蒂安遵照唐方的吩咐沒有輕舉妄動,時間又過去一天,到得第5日,一場席卷整個“巴比倫”的風終于刮了起來。

    銀鷹團向查爾斯聯邦發難,指責它們因為3個月前的軍火采購案心懷不滿,于是雇傭武裝分子對“安卡利姆”發起恐怖襲擊,證據就是現場收繳的軍械80%以上來自查爾斯聯邦,當然,這屬于莫須有的罪名,但凡一個智商在水準線以上的人都不會認為這事是查爾斯聯邦干的,除非安托瓦涅特腦袋被驢踢了,才會蠢到讓武裝分子使用自己國家的武器實施恐怖襲擊。

    若是對國際關系有所研究的人,肯定不會感到意外,因為近幾年來在某些國際事務上銀鷹團與查爾斯聯邦之間多有不合,如今抓到足以惡心對方的小辮子,銀鷹團又怎么可能輕易放手?就算不能為死對頭帶來實質性的損害,也要讓他吃點苦頭。

    時間推移到中午時分,銀鷹團方面更是召開新聞發布會,向查爾斯聯邦索要一個說法。

    不久之后,這件事得到查爾斯方面的回應,銀鷹團做為證據的那些武器是查爾斯聯邦產不假,但它們如今的主人卻是菲尼克斯帝國,這一點有當初的發貨單據作證,“空中花園”的數據庫內也有交易記錄,銀鷹團方面根本就是亂扣帽子,“安卡利姆”的恐怖襲擊實際上與查爾斯聯邦半點關聯都沒有。

    他們給出的證據很充分,有發貨單據與數據庫的交易記錄在,說明查爾斯的屁股很干凈。

    于是菲尼克斯帝國就這樣被拉下水,由原來的兩國交鋒變為三國口水仗,一天后,菲尼克斯政府方面對外宣布,已追查到該批軍火的去向,乃是國內一名侯爵的采購品,不過船隊在經過“巴比倫”恒星系統外圍星盟管轄的一條安全系數很高的航線時被一伙來歷不明的海賊所劫,這一點可以去星盟海軍那里求證。

    之后,菲尼克斯方面又提供了一條可疑線索:該海賊團所使用的戰艦大部分為星盟艦系,又敢于在一條安全系數很高的航線上實施打劫行為,且星盟方面竟然毫無所覺,他們有理由懷疑星盟海軍不作為,甚至政府要員與該海賊團互相勾結,狼狽為奸。

    就這樣,連星盟也被攪進泥潭,跟三國打起嘴仗。

    “安卡利姆”空間站被搞成那副樣子,在國內國外輿論重壓下,銀鷹團必須要對國民有個交代,同樣也需要在國際上挽回一點顏面,所以只能死咬青山不放松,就算明知鬧來鬧去只能是諸國互打太極拳,卻也必須這么做,在血債面前,政府必須做足姿態。

    要知道銀鷹團雖然相比星盟、菲尼克斯帝國的疆域略小,軍力也稍微弱一些,但因為民風的關系,在處理與外國的爭端上一向表現的非常強硬。

    銀鷹團死咬查爾斯聯邦,查爾斯聯邦拉菲尼克斯帝國做擋箭牌,菲尼克斯帝國又怪星盟不作為,有重大嫌疑,而星盟方面卻趁勢將矛頭指向內陸諸國在天巢星區培植的據點勢力。

    漸漸地,這場紛爭就像越滾越大的雪球,希倫貝爾大區諸國幾乎無一幸免全被拉下水,銀鷹團方面吃了虧,不肯善罷甘休,星盟、菲尼克斯帝國等只能把局面搞大,因為水渾到一定程度,牽涉面一廣,這件事便會不了了之,也只能不了了之。(未完待續。)

    思︽路︽客 www~slk~tw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門 我嫁給了前夫他四叔 戮神高校 通天藥神 我走錯了重生門 重生回到八十年代做學霸 體術之拳破九天 電競之時拿九穩 男主的錢都給我花 穿書后我嫁給了男主他皇叔 末世手記之黑暗 一品容華 快穿之男神別跑我快追不上 傲嬌老公,今晚見 盛世醫凰:腹黑夫君寵上天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