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足智多謀扎加拉

作者:暴兵對A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隨身帶著星際爭霸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足智多謀扎加拉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作為對最高安理會的回應,受損扇葉向后移動,下方完好扇葉上移,取代受損扇葉回到頂點位置。另有下方扇葉向上移動一定角度,晶體面微微下傾,同頂端扇葉構成雙扇面組合。

    就像唐方預測那般,量子號的確擁有疊加扇葉效果,提升量子光河功率的進階攻擊。

    前方已經沒有混合戰艦牽制,下一次攻擊將直接作用至混合小行星。耶夢加得因為被觸手困住的緣故,短時間內無法擺脫困境,定然落入光河影響范圍。不過對于龍語者的人來說,這或許是一件坐收漁利的樂事。無論是最高安理會,還是刀鋒女王,對于他們而言皆屬敵對勢力。

    無畏統帥級堡壘艦的狂轟濫炸,耶夢加得的垂死掙扎,量子號的死亡威脅……

    唐方對太空戰場的評語是,“還不夠!”

    念頭在腦海閃過的瞬間,位于坦達星大氣層與高空軌道間的中低軌道流光掠影,星靈航母與虛空輝光艦成批現身,加入針對混合小行星的攻擊序列。

    從剛才的光柱陣作用對象來看,理事長已經轉變想法,將轟炸優先級鎖定在他跟刀鋒女王所在區域,那么已經沒有理由再隱藏實力,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畢其功于一役,想盡一切辦法留下混合小行星,徹底消滅最高安理會。

    在坦達星外側空域距離戰場邊沿很近的地方,數艘先知艦現身黑暗,核心涌動的虛空能量將周圍時空禁錮,形成一道曲速攔截網,以求截斷混合小行星退路。

    理事長先生打算趁雙方交易時機將關鍵敵人一網打盡,對于唐方來講,這何嘗不是一個順勢而為,加以圍堵的好機會。

    虛空輝光艦先一步展開攻擊,棱鏡光束避開吞噬體物質覆蓋處,專門攻擊被冷凝光束結晶化的觸手所在區域,將包括巖石在內的目標燒化。

    與以往的戰斗不同,星靈航母沒有釋放攔截機,艦體左右護翼向后移動,頭部裝甲下沉,包覆能源核心通道的次級裝甲片片開啟,隨著一道璀璨光華涌動,持續的凈化光束由下而上,對三角魔眼邊緣巖體進行照射。

    混合小行星巖層充斥大量硅元素,隨著熱力匯聚開始結晶化,并出現小范圍爆裂,巖漿與火焰出現不自然的形變與運動。

    那些觸手被炎流包裹,由背對“列克星敦”的方向望去很像受到夜火荼毒的參天林木。

    混合小行星困住耶夢加得,在它的身體表面腐蝕出一個個潰瘍,如今無畏統帥級堡壘艦與星靈艦隊同樣在它的身上開出一個個熔洞,熱能光線下激蕩的巖漿向外濺起點點流火,一路翻滾遠去。

    吞噬體的強大毋庸置疑,然而它再怎么強大,再怎么耐受,也沒有辦法面對三方勢力的牽制。尤其是量子號的特殊攻擊方式,對于吞噬體聚合物有很強的針對性,不僅干擾了生物系統的運作,還一點一點腐蝕其活性。

    完成太空戰場的軍事布局,唐方收回視線,轉移至坦達星內陸戰場。

    既然決定不再留手,那么也是時候啟動薩爾娜迦鑰石的能量新星了,再耽擱下去天知道內陸混合戰艦會不會像戰列艦級混合戰機攻擊量子號那樣,對他發起舍身攻擊。另外,他也需要知道薩爾娜迦鑰石會不會對融合T能量的刀鋒女王造成傷害。

    可是就在他抬頭看向前方的時候,終于有所衰減的風暴潮那頭顯現一幕驚人影像。

    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進行瞬移的連體邪眼出現在距離地面不足五米的地方,刀鋒女王與唐林緩緩升起,立在連體邪眼頭頂,扎加拉被一條巨大鞭毛卷住,開始緩慢上浮。

    “不好,刀鋒女王要逃。”想法才在腦海生成,不等召喚薩爾娜迦鑰石,連體邪眼的眼球體突然往中間移動,“看向”他所在位置。

    本該出現在戰場的薩爾娜迦鑰石被他臨時更換為元素生物。下一個呼吸,鐳射光線穿過沙幕阻絕,落在元素生物的堅固外殼擴散出一道光風暴。

    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連體邪眼所在區域已經空無一物,想來是發動瞬移功能逃離了戰場。

    沙塵暴的強度越來越小,已經勉強可以看到5米內的物體。諾娃借助目鏡功能望見戰場景象,不解道:“刀鋒女王呢?”

    唐方深吸一口氣,恨聲說道:“走了。”

    “走了?”她下意識抬頭觀望,沒有發現任何相關痕跡,只看見元素生物的巨大身影,感覺很是不解,沒有辦法接受唐方放任他們離開的事實。

    老兵嘆了口氣,沒有多言。

    唐方踩著地面稀疏的沙土走到刀鋒女王與唐林剛才站立的地方,抿著嘴一言不發。

    刀鋒女王這個家伙,看起來算準了他的反應,選擇用連體邪眼的瞬移功能快速離去,以規避薩爾娜迦鑰石的能量新星。

    從尋找中間人,到擊破紅皇后,抽絲剝繭發現龍語者的蹤跡,然后是同尼德霍格、提亞馬特等人交涉,進而促成這場交易,自始至終費去許多心力與精力,結果卻為刀鋒女王做了嫁衣。

    不僅如此,唐林的轉變更是一根扎入心底的利刺,讓他受到極大傷害。

    面對這樣的結果,他怎能不憤怒,怎能不怨恨。

    當初游玩星際1戰役時看著菲尼克斯戰死,看著塔薩達撞向主宰,看著阿爾達瑞斯被害……他就非常不喜歡刀鋒女王。

    盡管暴雪在星際2里對她進行了從頭到尾,從物質到精神的洗白,卻依然無法太多改變他的心態。

    在刀鋒女王人格壓制克蕾雅人格前,他雖然不爽刀鋒女王,卻覺得她的狠毒距離自己十分遙遠,就算必須召喚至身邊,有系統之力壓制,他完全能夠左右那個女人的心思與行為。

    然而走到今天這一步,事實嚴重偏離了他的預期,針對游戲情節而產生的怨憤漸漸被刀鋒女王帶給他的痛苦與折磨而真切化。

    這些時日來他沒少為刀鋒女王脫離系統管控的發展埋怨艾瑪,不過心里又十分清楚,如果上天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面對那樣的環境,那樣的難題,他依然會做出相同選擇。

    莽獸與格式塔ZERO挺過了沙暴潮的侵襲,同大型混合機械重啟對抗。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大量瘴毒獸與巢蟲領主離開系統空間,進入前線戰場。

    雖然蟲族單位沒有辦法對混合機械產生致命傷害,但是用來抵擋敵人的如潮攻勢,疏解三人所面臨的壓力,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只是一個應急方案,真正的攻擊手段還沒有拿出來,他準備更多地吸引混合機械聚集到自己所在地點,然后來個一網打盡。

    想到這里,忽然記起天空還有中小型混合戰艦滯留,抬頭瞄去時突然愣住。

    他不是因為天空的景象愣住,是因為地面的景象愣住。

    沙塵暴已經減弱許多,雖然那些在流星撞擊下飛上天空的沙塵還沒有散去,幾乎將天地環境變為傍晚,但是對于近距離的事物,已經可以清楚辨識。

    風沙在地面的聚集速度很快,所以那行痕跡正隨著時間的推移被砂礫埋沒。

    晃一眼望去那是扎加拉六條腿在地面游走拖出的痕跡,但是如果仔細分辨可以看出那是一串稍顯凌亂的數字。

    扎加拉會無聊到在地面用它的粗短腿畫數字玩嗎?這是一個問題。

    艾瑪很快傳來回復,解密這串數字并不困難,可以說非常簡單,屬于已經淘汰許多年的摩爾斯電碼。

    他在意的不是扎加拉用什么電碼,他在意的是內容。

    “看來……我還真是錯怪他了。”他一面用腳將地面痕跡掩埋,一面自言自語道。

    阿羅斯從后面走過,看見他的動作好像意識到什么,從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唐林的事情,總有解決辦法的。”

    他瞇著眼睛說道:“如果扎加拉留下的訊息沒錯……我有辦法對付刀鋒女王了。”

    說起來扎加拉這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逗逼”來形容,但是不可否認這次做了一個聰明的選擇。在刀鋒女王輻射的T能量遮蔽下,雙方無法進行思維連線,也不可能用面對面交流的方式留訊,誰能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他把6條腿當成了寫字筆,將打算告訴的內容刻在地表,風沙環境下刀鋒女王自然很難注意到他的小動作。

    “如果刀鋒女王真的懷有這般打算,那么經歷這件事后,會不會繼續實施該作戰方案呢?”

    他現在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刀鋒女王認定之前自己強行搜索過扎加拉的記憶,找出有關該作戰方案的線索,從而廢棄或者更改相關內容。

    當然,這是生性謹慎的人才會有的反應,像刀鋒女王那么傲慢與惡毒的家伙,一般情況下不會改變原有打算,最多在原來基礎上多準備一些后備手段。

    她要得到的東西,必然會想盡一切辦法弄到手。如果退縮的話,那還是刀鋒女王嗎?

    “我覺得在對待刀鋒女王的問題上,你需要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不要讓憤怒情緒沖昏大腦。”阿羅斯拂掉C-14穿刺手槍托部分沾染的砂礫,惆悵說道:“有些人一旦錯過了,便再也不會回來。”

    他很意外一向沉默寡言的老兵也會說出這種安慰人的話,隨即想到耶格爾,想到瓦萊莉亞,感覺懂了。

    人在不同的年齡階段有著不同的人生理想,當年為之奮斗,為之努力,不惜犧牲一切也要捍衛的東西,或許在下一個人生階段便會棄如敝履。

    就好像阿羅斯,以前對很多事情漠不關心,抱著無所謂的心態生活,但是自從知道耶格爾的存在后,整個人變了好多。

    “嗯,我知道了。”他點點頭,沒有多解釋什么。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混合戰艦過來了。”

    諾娃的聲音將二人驚醒,抬頭順著她的指向看過去,果然見得數艘混合戰艦由地平線那頭向三人落腳區域飛來,雖然揚沙模糊了戰艦外貌,但是大體輪廓不會錯。

    唐方巡視一圈周圍戰況,跨上禿鷲戰車,朝混合戰艦飛來的方向疾馳。

    黃沙在車身后方揚成一片浪潮,迷蒙了天空,諾娃與阿羅斯不知道他為什么這樣做,但是沒有猶豫,拉過旁邊的禿鷲戰車跟在他的后面疾行。

    莽獸與瘴毒獸這時也放棄原來的作戰方案,帶著眾多混合機械滾滾前行,制造出一道聲勢浩大的獸潮。

    行駛途中,唐方接到婆蘇吉的好心傳訊,告訴他超過一半的混合戰艦正往三人所在戰區趕路,希望他提前做好準備。

    他向婆蘇吉誠懇道謝,與此同時一道緩慢旋轉的陰影出現在昏暗天空,表皮輻射的青藍色電弧隨同飛旋的黃沙輻射出不同亮度的光華。

    禿鷲戰車最終停在那道陰影下方,左側是洶涌而至的獸潮,右側是攜勢而至的混合戰艦。

    以當前黃沙漫天的惡劣環境,對于唐方三人有利的一點是削弱了鐳射武器系統的威力,最直接的表現便是中小型混合戰艦要對地面單人目標進行遠程攻擊必須拉近雙方距離才能保證精度與威力。

    遺憾的是還沒等它們調校好射擊參數,對地面三人與天空石碑激發射線或是彈丸,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席卷全場,然后是突然盛開的能量光波,以薩爾娜迦鑰石為核心,在天空與地面區域快速掃過。

    揚沙的昏黃不再是天空的主色調,突然爆發的刺眼白光才是。

    置身混合戰艦艦橋的工作人員最直觀的感受就是被光海吞噬,而地面快速移動的混合機械部隊則失去前方傷勢累累的異蟲目標,眼睜睜看著白光像漲潮的海水一樣在它們身周快速掃過。

    對于唐方、阿羅斯、諾娃三人而言,能量新星的作用只是突然涌來的眩暈感。對于混合戰艦與混合機械而言,卻是如同死亡鎮魂曲。

    PS:封面不是我要換得,起點給換得~囧
熱門小說推薦: 快穿之男神別跑我快追不上 傲嬌老公,今晚見 盛世醫凰:腹黑夫君寵上天 我在八零當福包 史上第一廢婿 文明之星神劫 狐妃囂張:獨寵高冷仙君 相愛時時光剛剛好 暗系郁爺偏執又專一 君權半華 億萬深寵:暖婚嬌妻有點甜 我們也曾相識 穿書后我剛寫的劇情又崩了 物種狂歡 天降獨寵:邪君惹愛上癮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