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奪船登陸戰(四)

作者:暴兵對A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隨身帶著星際爭霸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奪船登陸戰(四)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駕駛員沒有等來鐵鴉II型的維修無人機,他等來了敵人的落井下石。

    靠近颶風戰車擱淺區域不遠的升降井再次打開,卻沒有出現典獄長重型坦克,想來已經被阿努比斯軍團士兵轉移到別的地方,出現在升降井上方的是一種外形很特殊的導彈炮臺,它的主體被設計成類似機器人的構造,兩臂則是可以上下調節的飛彈發射筒陣列,好像以前地球文明時期某些軍艦的武器系統。

    它出現后直接面向颶風戰車癱瘓處,右方飛彈發射筒陣列向下移動,鎖定目標后激發武器系統,發射筒竄出一道并不劇烈的火焰浪潮,兩枚只有四十幾公分長度的小型飛彈向著颶風戰車射出。

    在飛行途中,兩枚小型飛彈開始解體,類似于老舊火箭的助推系統脫離主體,小型飛彈外殼與推進設備很快剝離,彈頭部分也裂解四散,變成一種尖錐設備,狠狠撞在颶風戰車左翼飛彈艙,前方釘刺結構深深扎入機體。

    叫人詫異的是,這種圓錐設備沒有立刻爆炸,也沒有延時爆炸。就在駕駛員對此疑惑不解的時候,損壞管理程序出現報警,震動由駕駛室傳遞至全身,然后感覺到一股強力沖擊刺入大腦,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如果他能走出駕駛室,從外面仔細觀察颶風戰車,會發現原本緊密契合在一起的鋼板表面出現密集裂痕,金屬碎片如同干裂的墻皮一片一片落在地面。

    導彈炮臺的下一個目標是正在攻擊伸縮炮臺的不朽者,同樣是體型短小的飛彈,同樣會在飛行途中解體。讓人驚訝的是,末端設備不只能夠刺入颶風戰車這種機械單位的身體,還能夠附著在能量護盾表面,這說明它有兩種攻擊模式,不過傷害原理是相同的。

    這種足以粉碎次代鋼合金的裝置對剛毅護盾產生粒子層面的震蕩力,單位面積內附著的設備越多,設備“廣播”的震蕩力場就越強大,對目標的傷害以幾何方式提升。

    在第五枚飛彈命中不朽者幾個呼吸后,無比堅硬的剛毅護盾像突然爆碎的鉆石那樣化作點點光斑消散,將不朽者本體暴露在敵人的炮火下。

    原本為躲避不朽者重炮轟擊縮入艦體內部軌道中繼站的近防炮臺大量出現,炮口電流涌現,一枚枚實體彈丸如瓢潑暴雨般落在不朽者身體,出現大范圍凹陷與形變,對機體結構造成實質性損害。

    一架維京戰機將成排MT-50藍澤爾飛雷傾瀉到炮臺密集區域,同時緊急俯沖,駕駛員在三個呼吸時間完成十幾個有效動作,將這艘戰機變成一臺陸地機甲,催動兩臂加特林重炮,伴著激蕩的火舌橫掃前方炮臺,以減弱不朽者所面臨的壓力。

    只維京戰機的火力壓制還不夠。在戰場上空,解放者已經進入防衛模式,向下伸展的大口徑等離子炮對準較高區位中等口徑伸縮炮臺密集區域,射出壓制性一炮。

    火焰光束在一門因為戀戰沒有及時縮回的炮臺表面綻放,擴散的火焰激流形成一道火焰噴泉,波及附近區域設施。

    解放者在防衛模式下的對地火力比斥候戰機、海盜船、怨靈戰機等要強很多,但是距離虛空輝光艦、風暴戰艦這個級別的空戰單位還有不少距離,可以說非常適宜執行針對地面武裝載具與近防炮臺的壓制攻擊。

    不朽者在維京戰機與解放者的掩護下開始后退,從一個好像環形山的結構旁邊通過時,原本閉合的戰艦裝甲向外打開,露出流光漲落不休的內部結構,竟是一口大型升降井。

    它在正常狀態下是用來釋放何種維修機械的,不朽者的駕駛員不知道,反正如今用來運送一種超重型坦克,從外觀上看同典獄長重型坦克有相似輪廓,但是體積很大,單單長度這一項便接近17米。自升降井浮升過程中,原本向內合攏的龜甲外殼裂開,向車體外側移動。同一般型號的典獄長重型坦克不一樣,這些甲片傾斜幅度更大,邊緣有可變組件下移或上移,末端向外漫出光華,同車體內部與車身底盤伸展的約束設施組成護盾系統。

    是的,這臺超重型坦克能夠在身體周圍制造一圈車載菱晶護盾。

    在流浪小行星戰役中,唐方見識了典獄長重型坦克,但是在得到冥府級航母后并沒有在計算機系統獲得該型坦克的相關數據。

    除去龜甲結構分裂為四塊,構建裝甲與能量護盾雙重防御系統,該型坦克的武器系統同典獄長重型坦克也有很大區別,它不是經典的炮管構造,也不是擁有磁性單元的軌道武器,同樣沒有射頻晶體,而是一種圓錐組件。根部狹窄,前段寬闊,從遠方看就像一道完全張開的鋼鐵大嘴。

    單由這一形象,也能看出它的不同凡響。

    因為角度關系,不朽者沒有辦法對它進行攻擊,可是讓置身機體內部的星靈駕駛員不解的是,這臺超重型坦克并沒有對他展開攻擊,而是移動武器系統,將炮口對準了正在執行壓制任務的解放者。

    下一個呼吸,深藍色光斑在錐口匯聚,看起來就像被吸入炮臺核心,一股形同漣漪的藍色光華在錐口后方空間醞釀、旋轉、凝結,而后受到磁場影響,深藍被壓縮成一個錐口大小的能量光團,迅速噴射出去。

    這顆能量球體離開錐口后開始變大,在錐型輪廓磁能單元作用下膨脹到一個水平,抵近解放者所在空中位置。

    按照能量球的飛行軌跡,如果計算機顯示的路線沒有出錯,應該緊貼機身底盤飛過。

    實際上并非如此,能量球接近解放者的時候突然爆裂開,那并不是火箭炸開或者氣球漲破出現的情況,制造出一股沖擊波。能量球首先膨脹一圈,中間高度壓縮的能量體如同游動的蝌蚪,向著邊界移動。就像……就像氣流由高氣壓流向低氣壓,水流由高地流向洼地。

    說起來非常舒緩平和,實際上這種能量膨脹與流動具有極強破壞效果,解放者前半截機體便被包裹進去,那些流竄能量像切割紙張的焰流,將目標裝甲與等離子炮臺肢解,變成殘損破片自天空紛揚下落。

    仿佛蝌蚪游走的焰流離開藍色光圈,慢慢變淡變黯,消失在空中。

    解放者帶著爆炸與火光墜落,在地面癱成一片帶火殘骸。

    超重型坦克一炮干掉了解放者!這樣的發展讓戰場一下子變得安靜許多,直至巢蟲領主扇動翅膀,自極遠處噴射出一只只巢蟲到戰區,源于蟲群宿主的飛行蝗蟲混雜著各種魚怪接觸戰場,致使戰斗的激烈程度一下子增加許多。

    艦體表面的戰斗愈演愈烈,戰艦碼頭通往艦橋的長廊的戰斗同樣陷入焦灼,星靈突擊隊在阿努比斯軍團方面如潮似浪般的攻擊下受阻,無法快速推進。

    ………………

    唐方很清楚外面的局勢,明白自己的登陸部隊遭遇阿努比斯軍團的頑強狙擊,這支科技水平遠超主權國家的黑暗勢力的確有著傲人的戰斗資本,劇毒煙霧彈、便攜式能量炮臺、折疊式護盾、分子碎裂槍、超重型坦克……極樂凈土號搭載的阿努比斯軍團士兵表現出比黑7手下阿努比斯軍團士兵更加靈活與多變的戰斗能力。

    說實話,他并沒有對外面的戰斗生出急躁、憤怒情緒,相反很平靜,因為某種程度上這是他樂意看到的局面。比如惡魔犬與重錘安保所在連接艙戰場,比如不朽者與解放者所在維修無人機投放模塊戰場,星際系統對友軍的增援力量都是一點一點加強,并沒有直接投入虛空輝光艦、風暴戰艦、星靈航母、女武神護衛艦、宙斯登陸艇這類重型火力單位。

    它們加入戰場會對極樂凈土號艦體結構制造更為嚴重的傷害,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但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他必須給黑K等人一絲希望,一點空間,讓戰斗可以持續更長時間,制造出一種拉鋸態勢。

    如果不這么做,選擇直接以強硬手段擊潰阿努比斯軍團士兵的戰斗意志,瓦解黑K等人的反抗精神,天知道對方會不會因為走投無路心生絕望,啟動戰艦的自毀裝置,將極樂凈土號與T能量石一道帶入地獄,讓他的所有努力付諸東流。

    似長廊里的戰斗,己方遭遇敵人的條理反擊陷入低迷,實際上是一種良性發展,如果沒有遭遇阻攔,或者敵人一觸即潰,反倒會讓他承受更多壓力,重新指定作戰計劃,以避免黑K等人狗急跳墻。

    前方的旋風狂熱者與百夫長失去護盾保護,開始傷及根本,只能選擇向后退避。

    為減弱己方小隊承受的壓力,高階圣堂武士由戰場后方上浮,手臂微引,掌心靈能迸發,高強度的等離子流在掩體所在區域迅速塌縮成一團大漩渦,將三塊能量護盾整個吞噬,同時波及周圍區域,令阿努比斯軍團士兵無力追擊失去等離子護盾保護的星靈戰士。

    便在這時,后方兩名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開啟背部噴射裝置,快速跨越薄霧彌漫區域,對高階圣堂武士執行近身格斗。

    當初黑7在天巢星區游蕩的時候,沒少收集有關唐方手下戰斗單位的資料,高階圣堂武士并不是第一次在戰場上露面,黑K等人了解他們能力相對薄弱的地方,自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要知道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當初在冥府級航母、蒙特斯克恒星系統醫學空間站有過亮眼表現,擁有極高水準的格斗技巧,用來對付高階圣堂武士正合適。

    站在阿努比斯軍團一方來看,高階圣堂武士有反饋、閃電風暴、靈能沖擊波這種遠程攻擊手段,身上穿的是較為單薄的衣衫與披風,并不是狂熱者那樣的前線戰斗單位,想當然認為他們的格斗能力十分脆弱。

    誠然,高階圣堂武士將全部精力放在修煉靈能上,可是并不代表他們在格斗技巧上有很大欠缺,畢竟他們也是從狂熱者一步一步升級而來。

    面對兩名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的攻擊,高階圣堂武士并沒有表現出慌張情緒,眼角蕩出靈能波華,手臂前方靈能縈繞,身體斜下閃出,讓過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射來的子彈,起手一揮,靈能沖擊波往前射出,在迷霧中綻出一線青藍。

    另一名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沒有圍攻高階圣堂武士,急向下折道,沖入毒霧彌漫處。

    導致該名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中途轉換攻擊目的的原因是,他看到了迷霧中隱約閃現的臉龐,那是主導眼下發生一切的關鍵人物------晨星鑄造的大BOSS,唐方唐艦長。

    高斯步槍被他丟棄在一邊,腕部高周波利刃向著唐方剛才露面的地方斬落,可是一擊斬空,并沒有命中目標,好在透過動作帶起的微弱氣流吹開毒霧,看到了唐方向后閃退的身形,隨即用力一甩,背后尾鞭如箭矢一般刺向目標胸口。

    眼見唐方躲過高周波利刃,躲不過尖銳尾鞭的時刻,空中蕩起一道幽幽光華,綠芒一閃即收,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用以進攻的尾鞭應勢而斷,前半截扎入遠方薄霧。

    一同消失的還有唐方的身影,但是在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的視窗中,卻多了一道模糊光影,正揮舞鐮刀無聲劈落。

    從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手中救下唐方的正是黑暗圣堂武士。因為剛才敵人引爆EMP地雷,制造出一片脈沖風暴,為避免黑暗圣堂武士暴露在敵人槍口下,唐方一直沒有把他們派上前線,關鍵時刻恰到好處地拉了他一把,沒有傷在敵人的攻擊中。

    與此同時,高階圣堂武士面對阿努比斯軍團精英衛兵的兇猛攻勢開始后退,無法扳回局勢,反守為攻。因為又有一名阿努比斯軍團衛兵由走廊盡頭飛出,加入對他的攻擊序列,同時前方蛇鷹折翼機甲會抽冷子射出一枚枚子彈,要不是有等離子護盾保護,只怕身體已經受傷。
熱門小說推薦: 我這女婿賊強 都市超級奶爸 秦魔 武醫贅婿 女總裁的全能戰神 皇朝女帝史之明煥大帝 然后和初戀結婚了 我的主角要殺我 腹黑嬌妻寵不停 邪說 爆笑甜妻:冷少,求你退婚吧 神棍仙妃上神哪里逃 鐵血狂龍 快穿系統宿主要上天 王爺是個軟飯男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