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借人

作者:凌鶴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單身男女最新章節第一章:借人
熱門小說推薦: 從零開始 瘋巫妖的實驗日志 魔獸世界之吉爾尼斯王子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翡翠之塔 斬龍 重生之惡魔獵人 狂獅少帥 神級天賦 重生之安東尼 超凡者游戲 得分之王 網游之副職至高 異界兌換狂人 網游之天譴修羅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一

    發布  淅淅瀝瀝的小雨正在沖洗著被太陽那火熱的胸膛擁抱了半個多月的城市。太陽的熱情實在是太飽滿了——每天40℃以上。天哪!城市的建筑物受得了,可人們卻受不了。半個多月以來,整座城市用老生常談的那個比喻句來形容——一座火爐。人們的身心在這座“火爐”里炙烤著,倍受煎熬。男人們可以穿一件短褲光著上身,可憐的女人們就不敢這樣做了,怎么也得穿一件汗衫。就這么一層薄薄的布,感覺也能抵得上冬天的一件皮大衣。蚊子也趁jī huì 在晚上欺負人,攪得你整夜心煩意亂而睡不著。

    發布  “熱啊!能不能著能來一場雨。”

    發布  這句話從一個家庭到一座工廠直到整座城市的人們發自內心的呼喊,那無可奈何的眼神對涼爽充滿無限的渴望。

    發布  終于來了一場雨,人們在雨中歡呼著,好象這一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雨水似的——燥熱給人帶來的痛苦真是難以言語,也不知道生活在赤道上的人們是否羨慕生活在北極圈里的人們——現在這座城市的人們可以歡呼慶幸雨水給他們帶來多么快樂的心情。

    發布  飛仔從窗戶里向外望著五彩繽紛的霓虹燈在雨夜中閃爍,他的感覺卻是撲溯迷離。盡管這場雨也平息了他身上的燥熱,但他內心的燥熱卻并沒有被解除。他感覺這場雨澆滅了他心中最后一點希望的燈火——不知道阿克今晚是否能回來,如果他回不來,那飛仔心中那點兒希望之光就熄滅了。

    發布  門鈴響了,飛仔從沉思中醒悟過來,高興地喊叫著跑去開門。小蟲在他背后說道:“看你那激動的樣子,比餓極了逮著一條雞大腿還要興奮。”

    發布  回來的正是阿克,全身都濕透了,很疲憊的樣子,看不到那朦朧的鏡片里面隱藏著多么痛苦和絕望的眼神。

    發布  “快!阿克,你先換一身干衣服。”飛仔推著阿克 走進臥室,拿出自己的一身衣服又說道,“換我的吧!”

    發布  “飛仔,你就別狐貍給烏鴉獻殷勤了——不就是想從他的嘴里得到那塊兒‘肉’嗎?你就直接說吧!不要忙乎了半天、好話說了一大堆,結果呢?人家不答應。”小蟲指了指窗戶說道,“那你就從那兒跳下去吧!”

    發布  “這么嚴重的后果?要我答應什么?”阿克不解地問道。

    發布  “這——不好意思開口呀!”飛仔摩挲著頭,顯得很難為情的樣子說道。

    發布  “有什么不好意思開口?說吧!只要我能辦到一定答應你——你從來就沒有這么靦腆過。”阿克邊說邊摘掉眼鏡,撕了一塊兒衛生紙擦鏡片。

    發布  “真夠兄弟。阿克 ,能不能借你的女朋友用一下,我……”

    發布  “什么?”

    發布  阿克猛地抬起頭瞪著飛仔。他的眼睛大而且深陷在眼眶里,嚇得飛仔顫抖著雙手改口道:“兄弟,你能不能先戴上眼鏡,你的樣子好恐怖呀!”

    發布  阿克戴上眼鏡指著飛仔shēng qì 地說道:“你的花心不改,單身了兩天就受不了?你玩別的女人與我無關,可你知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

    發布  “哎呀!阿克,我不是打你女朋友的zhù yì ,那樣我豬狗都不如。你聽我先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完。”

    發布  阿克點點頭。

    發布  原來,飛仔所在的公司明天開慶功會,請所有的員工帶著女朋友一起吃飯。同事們都知道飛仔沒有女朋友,但他推脫說女朋友明天沒空。但是,同事們依舊不“饒恕”他,一定要見他的女朋友。說“沒空”那只是一個借口,要不他根本沒有女朋友;要不,他女朋友長得丑陋不敢讓人看。飛仔一聽急了,沖著所有的同事保證,明天他一定把女朋友帶去,而且她的美貌一定能驚艷四座。為了爭一個面子,飛仔撒了一個慌。可這個慌說出去了卻無法收場了,于是他想到了向阿克借他的女朋友。

    發布  “你真夠苯的,撒謊的手段一點都不高明,領域不夠寬廣。你說你的女朋友在美國,他們不相信也沒辦法——還能讓你去美國把她叫回來?”

    發布  “是啊!但是現在已經晚了。只有你能幫助我挽回面子。你女朋友長得漂亮,大大方方,出現在那群‘烏鴉’之中就是一只鳳凰一樣出眾。阿克,咱們可是患難兄弟,這個忙你一定要幫我呀!”飛仔說著象要哭出來的樣子。不知道他是佯裝,還是真正感受到了單身在聚會上沒有女xìng的襯托顯出自卑而感到委屈。

    發布  “兄弟,我可以幫你這個忙……”

    發布  “阿克,謝謝你,真是患難之交啊!”

    發布  “可是,一個小時之前,她就把給我甩了。”阿克說完就淚流滿面。

    發布  “什么?”飛仔驚叫一聲說道,“她不僅是甩你,同時還坑了我。”

    發布  “我感到天昏地暗,身心崩潰。”阿克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個已經被雨水浸濕的紙包撕開。

    發布  “喂!你干什么?”小蟲撲上去把阿克手中的紙包打落在地上說道,“分手就分手嘛!何必這么想不開呢?”

    發布  “你干什么呀?”阿克shēng qì 地質問小蟲。

    發布  “我制止你喝毒藥呀!你這么年紀輕輕的,為一個女……”

    發布  “神經病!你才喝毒藥呢!這是她曾送給我的‘星星’。”

    發布  小蟲低頭一看,地上散落著一堆“星星”,連忙招呼飛仔幫忙撿起來歸還阿克說抱歉的話。

    發布  阿克換了一身干衣服,三人圍坐在飯桌上喝酒。飛仔準備好了這桌酒準備“賄賂” 阿克的,現在酒喝了,事情卻泡湯了。

    發布  “阿克,不要難過,不就是個女人嘛!三條腿的青蛙難找,兩條腿的女人滿街跑。”飛仔勸慰阿克。

    發布  “你說得輕巧,滿大街跑的女人像一頭小豬那么容易被你抓著嗎?你知道不知道,現在抓一頭小豬也得一百多塊塊錢呢!我連抓一頭豬的錢都沒有。我一無所有,只有一個免費的Email。”

    發布  或許,生活稍微富有那么一點——不為一頓飯發愁的人們怎么也不會想到,為一頓飯吃了上一頓而愁下一頓的人來說,女友的分手不僅僅是對jīng神上的打擊,更是給自己的人生敲響了危機的jǐng鐘。對于一個窮光蛋、一個在生活上連自己都不能養活的人,將來要成家立業?天哪!簡直是打斷他的腿讓他去參加世界馬拉松比賽奪冠——前景是美好的,現實卻太殘忍。

    發布  借酒澆愁,對于現實生活的無奈,只有用酒jīng來麻痹那可卑的自己。醉酒的人都覺得自己能有上天捉月亮的本領,自己本身的渺小在酒jīng的麻痹后感覺是多么的偉大——酒后狂言。

    發布  “不就是個女人嗎?等我有一天成了名人有了錢,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她小嬌算什么?是不是?。”阿克醉眼朦朧,搖搖晃晃連身子都坐不穩,指手畫腳地說道。

    發布  “其實不能對女人不屑一顧,現在我就需要一個女人。”飛仔拍著自己的胸脯雞啄米似的點著頭說道,很痛苦無助的表情。

    發布  “那……該怎么辦?”小蟲說道,“總不能讓我們倆個,任選其一裝扮女的吧?”

    發布  飛仔嘆了一口氣,點燃一支煙。三個人誰也不說話,仰頭靠在椅背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煙。臥室里煙霧繚繞,外面的雨仍然淅淅瀝瀝地下著,就像是割不斷的愁緒。

    發布  沉浸在沉思中的他們連家門被人打開都沒有發覺,直到毛妹敲他們臥室的門,才把他們驚醒。

    發布  “誰呀?神不知鬼不覺就進屋里啦?”飛仔驚恐地問道。

    發布  “是我呀!”

    發布  “哦!毛妹?進來吧!”

    發布  “哇塞!你仨簡直是生活在宇宙里?我可受不了。”毛妹推開門竟然只能模糊地看到飛仔他們三人的輪廓,趕緊關了門就跑回自己的臥室。

    發布  “你們聽到什么了嗎?”飛仔問阿克和小蟲。

    發布  “她說我們生活在宇宙里,就是說煙抽得太多了。”小蟲回答道。

    發布  “我的意思是說,這是一個女xìng的聲音!”

    發布  “噢!你要‘借’毛妹?”阿克和小蟲同時問道。

    發布  “對!阿克幫我起草一份‘借用表白書’。”

    發布  “你有沒有搞錯?直接說不就行了嘛!”

    發布  “這,我不好意思直接說呀!而且怕語無倫次說不清可能遭打——剛才你還不是兇狠地瞪我嗎?再說,這也是給你一次表現文才的jī huì ,幫幫我。”

    發布  “好吧!”阿克 跌跌撞撞地找出紙和筆,坐到一張從舊貨市場買回來的破桌子上的思考了一番,寫下下面yī duàn 文字:

    發布  誰是上帝

    發布  慈悲的上帝,你知道嗎?單身的我在有老婆男人的面前就如同一個乞丐一樣可憐,因為我沒有女人這一筆寶貴的“財富”。明天的慶功會上,同事們非要要我帶上女朋友去,我根本沒有,可死要面子卻撒謊有。我現在該怎么辦?上帝啊!你可憐可憐我吧!我不想被人奚落、被人捉弄,這簡直就是一把血淋淋的刺刀捅進我的心窩一樣——痛不yù生的絕望。上帝啊!你是那么至高無上,我不向你索取財富,現在我有的是財富,只請求你賜我一個女孩暫且借用一下,我保證完完整整地歸還你。

    發布  上帝,你在哪里?我不知道,誰也不知道。難道沒有人可憐我了嗎?沒有人幫助我了嗎?真的讓我去jiē shòu 同事們的奚落和cháo xiào 嗎?天哪!還不如讓我跳樓呢!上帝啊!救救我吧!

    發布  阿克寫完后,飛仔和小蟲都看了一遍。

    發布  “用情倒是挺深的,可是最終也沒有說明白要‘借’毛妹呀!”飛仔說道。

    發布  “哎呀!直接說出來一點品味都沒有,誰聽了不明白是要‘借’一個女人?毛妹理解,讓她自己答應你,你不是更有點面子嗎?”阿克解釋道。

    發布  “好!你們兄弟倆一塊兒跟我jìn qù 。”

    發布  三人一塊兒敲響了毛妹臥室的門,得到允許后jìn qù 。

    發布  “有什么事情嗎?一個比一個神sè嚴肅。”毛妹躺在床上問道。

    發布  誰也沒有說話,飛仔展開紙像做報告一樣迅速讀了一遍。毛妹看上去感到疑惑不解的神sè。

    發布  “你怎么像放炮一樣?能不能用點兒感情去讀?這樣才能打動人。”阿克對飛仔悄聲說道。

    發布  飛仔點點頭,帶著感情,用抑揚頓挫的語調又宣讀了一遍。他的眼淚都流了下來,他是佯裝的,為此而感動毛妹。阿克是真正地因感情傷懷流出了淚水——他是為自己被女友pāo qì 而流淚。

    發布  “哎呀!你們這是怎么啦?”毛妹問道,仍然是一臉的不解,很象一個頑童,不懂chéng rén的復雜思想感情。

    發布  “毛妹,飛仔都淚流滿面了,你真的不明白,還是假裝不明白?”小蟲問道。

    發布  “真的不明白。”毛妹搖搖頭,顯出一副無辜的樣子——飛仔和阿克流淚本來與自己無關。

    發布  “飛仔想讓你假扮他的女朋友去參加慶功會呀!”

    發布  “怎么不直接說?故弄玄虛。還寫了這么yī duàn 《誰是上帝》,感覺自己很有文化呀?要不要再讓我跟你對yī duàn 兒山歌?”毛妹對飛仔說道。

    發布  “山歌倒是不用對了,你能不能幫我這個忙?”飛仔可憐兮兮地問道。

    發布  “這事兒讓我想一想,明天回答你。”

    發布  “我又不是真的要和你談戀愛,有什么……”

    發布  “你以為我想和你談戀愛?別自以為是!”

    發布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想早點落實一下,好讓我今晚睡個安穩覺。”飛仔解釋道。

    發布  “我說過了,明天再回答你。要我現在回答?可別怪我不客氣的拒絕。”

    發布  “好好好!你慢慢地想。”飛仔說完趕緊拉著阿克和小蟲退了出去。

    發布  這一晚,對于飛仔來說比前yī duàn 燥熱的rì子還要難熬。黑暗中的他感覺自己掉進了萬丈深淵,抓住一根拯救能力微弱的小草——也不知道毛妹答應不答應,如果不答應,他就真的掉下去了。

    發布  小蟲和阿克都睡著了,睡夢中的阿克還叫著小嬌的míng zì 。

    發布  “男人真的離不開女人嗎?”

    發布  窗外,雨水滴答,飛仔難以入眠……

    發布  二

    發布  看過一個寓言故事:一只老鼠被鼠夾夾住了,一只大象救了它。它對大象說將來一定會報答它的救命之恩。大象笑著說老鼠這么一點什么也不能做。然而,有一天大象被獵人捕住裝在一張網里,老鼠前來咬破網救出了大象——其實,在生活中,任何一個朋友對于你來說都是有用處的,不管他能力的大小。

    發布  毛妹假扮了一次飛仔的女友,為他挽回了面子。但他“借用”了別人,別人也會“借用”他——這就叫禮尚往來。

    發布  毛妹下班一回家,看到飛仔、阿克、小蟲三人都在,便把每個人仔細地打量了一遍。

    發布  “干嗎這樣看著我們?”飛仔奇怪地問道。

    發布  “我們公司死纏硬追我的那個王小冰,就是他要給剛剛認識的女朋友過生rì,專門邀請我。我不去吧,顯得自己太沒有度量;去吧!他這不是故意要我的難看嗎?”

    發布  “對!一定要去。這回飛仔可以還你的人情了。”小蟲說道。

    發布  “不!你們都去。”

    發布  “毛妹,你可為你們女同胞們爭了一口氣。古男人有三妻四妾,你現在可有三個老公了。”阿克笑著說道。

    發布  “不yuàn yì 幫忙嗎?”毛妹偏著頭,顯得非常自信。

    發布  “yuàn yì yuàn yì !這么好的事兒誰不yuàn yì ?”飛仔和阿克爭搶著回答道。

    發布  “你們準備一下吧!呆會兒出發。”毛妹說完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發布  “喂!咱們每個人都得有個名分呀!”阿克對飛仔和小蟲說道。

    發布  “什么名分?”

    發布  “誰是她的真正老公、誰是她的情人,誰是她的小白臉,這得分清楚呀!”

    發布  “那該怎么辦?”飛仔問道。

    發布  “抓鬮!”阿克說完找來紙和筆,寫好了三個紙蛋,讓飛仔和小蟲抓。

    發布  “我是她老公,地位最高!”飛仔纏開紙蛋兒高興地叫起來。

    發布  “我是她的情人,感情最深。”小蟲也高興地喊叫。

    發布  “你是小白臉吧?”飛仔笑著問阿克。

    發布  “小白臉怎么啦?你以為老公地位很高嗎?你應該感到可憐,老婆偷情養小白臉,把感情和金錢花在別的男人身上,給你一個合法的身份管個屁用?”阿克對飛仔說完又對小蟲說道,“你也不要得意,你的胸膛只是她感情寄托的一個旅店,就像候鳥飛南方過冬一樣,只不過暫且避一下嚴寒,chūn暖花開就飛走了——去她小白臉那兒去了。”

    發布  “那你小白臉有什么好的?”

    發布  “空手套白狼——用虛偽的感情做投資賺回得意的生活。感情不會浪費,因為根本就沒有用情。費點口舌說幾句漂亮話嘛!就象李連英在慈禧太后面前一樣得寵。”

    發布  “那不就是一對狗男女嗎?”飛仔說后小蟲也跟著笑起來。

    發布  “現在的年頭,就是狗男女尋歡作樂,生活得那才瀟灑zì yóu!”

    發布  三人正在開懷大笑,毛妹走出臥室說道:“你們三個不趕快換衣服笑什么呢?”

    發布  “好好好!”三人答應著爭先恐后地跑回臥室換衣服。

    發布  他們在換衣服的時候還在爭論老公、情人、小白臉之間的區別,最終也沒有爭論出個結果。以作者本人看呢?對于一個女人來說,老公就是一張鈔票,掂在手里“幾斤幾兩”早摸清了——他面值zuì dà 超不過100元;情人就是一樁股票,漲跌很難預料,套住就難以掙脫,或許會有回報,也或許連老本都賠了jìn qù ;小白臉就是一張作廢的支票,空悲喜一場什么也得不到。不過,能直接撐面子的還是鈔票——當毛妹出現在生rìPatty宴會上,是飛仔挽著著她的胳膊,而小蟲和阿克跟隨其后。

    發布  有時候,一個人為了挽回面子真有傾家蕩產的決心和舉動。王小冰為了挽回自己被毛妹拒絕的“恥辱”,不惜重金為自己現任了幾天的女友開生rìPatty。或許在當時燈紅酒綠、人聲鼎沸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是多么風光,當人散酒干以后心疼得滴血——這個生rìPatty花費了王小冰近半年的積蓄,而風光卻讓毛妹和她的三個“男友”搶去。

    發布  當毛妹把自己的三個“男友”一一介紹給大家,所有的人大吃一驚——她們這才明白毛妹為什么不答應王小冰的九朵玫瑰,原來在她自己的身邊就有三朵永不掉sè的“玫瑰”在爭相斗艷——高大帥氣的飛仔、發福闊老之相的小蟲、書生儒雅之氣的阿克。天哪!世界上三種基本類型的男人都讓她一個人包攬了。

    發布  王小冰和飛仔、小蟲、阿克一一握手,完全喪失了主人盛氣凌人的氣勢。他本以為 毛妹一個人來的,那時他的微笑應該是得意而且充滿輕蔑——無言中告訴她,自己也有女人愛,沒有她毛妹,他的生活照樣五彩繽紛。而現在呢?看看他的可憐相吧!那帶有沮喪的苦笑背后,肯定隱藏著一顆顆豆大的淚珠在傷懷這一“瓦罐”里滴答著。

    發布  王小冰徹底的失敗了,他本來jīng心策劃了一場“感情復仇”戲,讓毛妹在大眾場合下扮演一個巫婆的角sè任人鄙視而淚流滿面。而現在呢?反而給了毛妹一個展現自己的舞臺,使她喧賓奪主成了美麗的公主讓人羨慕而滿面chūn風。王小冰沒有諸葛亮的頭腦料事如神,反而象周渝一樣小肚雞腸成事不足長劍穿胸。

    發布  音樂嘎然而止,五彩繽紛的燈光也突然熄滅,只有蛋糕上二十幾根小蠟燭的光輝在每個人的臉上跳躍著。從沉思中醒悟過來的王小冰趕緊撿起那句話送給女友——許個愿吧!

    發布  這是多么無奈的聲音?真正祝福的含義已經隨著失落的情緒流走了——許個愿吧?似乎帶著乞求的口氣希望女友的愿望就是自己的意愿而且能立即生效——讓毛妹這四個家伙立即消失。

    發布  就在王小冰的女友厥起嘴吹蠟燭的時候,誰也沒有zhù yì 那紅sè的櫻桃小嘴是否能把那么多的蠟燭一口氣吹滅。這無關緊要,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毛妹的身上,一個疑問明顯在臉上——毛妹,你有什么魅力“一箭三雕”?

    發布  優美的音樂又響了起來,五彩繽紛的燈光又閃爍起來,眾人也歡呼起來。他們不是歡呼王小冰的女友增長了一歲有什么意義,不是祈禱她心中那美好的愿望néng gòu 實現,也不是祝福她能和王小冰的愛情天長地久——他們歡呼的是飛仔要登臺唱歌。

    發布  “下面,我將一首歌曲《愛你一萬年》送給毛妹,祝她生rì快樂……”

    發布  “他搞錯了,應該是王小冰女友的生rì。”小蟲對阿克悄聲說道。

    發布  “將錯就錯吧!”阿克滿不在乎地回答道,隨即拍手助興。

    發布  臺下人群的歡呼聲湮沒了所有的錯誤之詞,他們根本沒有在乎這首歌送給誰,也沒有zài yì 今晚是誰的生rì。他們的熱情表明,臺上的這個帥哥和臺下的毛妹成了今晚的主角,至于王小冰和他的女友,連個陪角的資格都不夠——那就是兩個觀眾吧?

    發布  上天真是跟王小冰開了一個國際玩笑。切記,人不可小肚雞腸,往往在算計別人的時候反而算計了自己。

    發布  寒風吹起/細雨迷離/風雨揭開我的啟迪/我像小船/尋找港灣/不能把你……

    發布  飛仔唱得真是太棒了,幾乎跟伍佰的聲音分辨不出來。歌聲在空氣中傳播著,熱烈的掌聲給予他最好的嘉獎。毛妹臉上流露出欣喜的神sè,她原本只想不使自己遭遇尷尬,而現在卻是風光無限。毛妹在欣喜之際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因為她本身不yuàn yì 攪擾王小冰的生rì宴會,結果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發布  毛妹獨自一人走出包房,在樓道的窗戶跟前吹風,沒想到王小冰也跟了出來。

    發布  “你真的很厲害,甚至是狂野?幸虧你活得很平凡,如果你是一名明星,你的緋聞能進入吉尼斯世界記錄。”小王說完苦笑了一下,為自己“yīn謀”沒有得逞傷心,也對毛妹帶有幾分譏諷。

    發布  “那都是你逼我這么做的!你為什么不理解一個人呢?不理解一個單身女生?我現在不想談戀愛,我好話說盡了你就是不理解。你要我怎么做?非得和你談戀愛?以后嫁給你?我理解喜歡一個人的痛苦,可你知不知道一個不想談戀愛的人被別人喜歡那也是很痛苦的?”毛妹最后的一句話幾乎是在吼叫。

    發布  “我就不明白你為什么不想談戀愛?你只是在找一個借口騙我——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你說你不想談戀愛,那么你怎么會有三個男人在你的身邊圍繞著。”

    發布  “我不想談戀愛的理由一定要你知道嗎?什么事情都需要一個理由嗎?你為什么不問一問你媽把你生出來是個男的而不是個女的?再說了,就是我不喜歡你有什么錯誤嗎?難道就必須jiē shòu 你?”毛妹fèn nù 地白了小王一眼又說道,“我找借口騙你?有這個必要嗎?騙你我能得到什么好處?我從來不會委婉地拒絕別人。我實話告訴你,飛仔他們三人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對我懷恨在心,今晚一定要我的難看,所以,我就把他們三個人‘借’來充當我的男朋友。你的如意算盤落空了,弄巧成拙。你有意要這樣做,可我是無意這樣做的。”

    發布  “什么?他們不是你的男朋友?”小王吃驚地問道。

    發布  “你以為我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以同時擁有三個男朋友?”

    發布  這時,王小冰的女朋友也出來了,看到他倆在一起就指著王小冰罵道:“你這個恬不知恥的東西,你不是說放棄她了嗎?為什么在這種場合之下還和她單獨在一起?原來這個生rìPatty名義上是給我開的,實質是為她開的。王小冰,我恨透你了,以后不要再來找我。”

    發布  心里受到創傷的女孩說完就哭著跑了,而將一把“劍”插進她心窩的人卻并沒有把“劍”把出來,給她以溫柔的體貼而“敷藥治傷”。

    發布  “喂!你為什么不去追她?”毛妹責問王小冰。

    發布  “算了吧!”王小冰顯出頹廢的神sè說道,“我本以為對你帶有一種怨恨就可以在fèn nù 的情懷中把你忘

    發布  記,可是,我錯了。在對你的憎恨里仍然包含著一絲的愛意,等到有一天我連恨都不會——我對你無動于衷的時候,那我就是真正地忘記了你。”

    發布  “那要怎樣才能讓你忘記我?讓我死了嗎?”

    發布  “不!只有我死了才可以。”

    發布  毛妹看著王小冰失望之中而又堅定的眼神,她真的感受到王小冰對自己是用情至深、至真,就像當年自己對會生一樣。

    發布  “對不起,我并不是有意要傷害你,我想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錯誤吧?和你認識也沒有錯誤吧?為什么一扯到男女感情shàng miàn 的事情就讓我覺得很對不起你?”

    發布  “你沒有對不起我,對不起我的是自己的感情,偏偏喜歡上一個不想談戀愛的女孩。不過,沒有guān xì ,我可以等。”王小冰說完微笑了一下,很自信地沖毛妹點點頭轉身走了。

    發布  單身女子碰見一個執著追求的男子,一個跑,一個追,這樣的馬拉松賽到什么時候才算終點?毛妹真擔心自己跑累了停止下來,疲憊不堪的時候,王小冰前來攙一把就帶著她帶進了愛情的跑道。想到小王對自己的執著,毛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了一下。

    發布  單身者并不是討厭愛情,就如同一個和尚,葷菜對于他來說也是一種誘惑,但只聞聞味道卻不去品嘗。和尚吃葷會得到**上的懲罰,那么單身去談戀愛有什么懲罰?沒有。任何一個男女到了一定的年齡都有談戀愛權利,而且,沒有一個標準的定義來判定什么樣的男女才算單身。或許你今天是個單身者,明天就有了愛人,這誰能說得準呢?誰又能管得著呢?

    發布  目前不想談戀愛的人就是單身。

    發布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時刻準備著領盒飯 我在東京當和尚 想不想修真之天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妖皇 網游之無上邪尊 斗羅之最強本體斗羅 從斗羅開始吞噬萬界 女權世界的青春物語 斗破之雙帝血脈 網游之大力神 光中離歌 芳華綻放的青春 龍珠之賽亞人王朝
上海时时乐开奖第13期